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Monster&Butterfly(1)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 (偏降谷视角)

>>投手保护防虐防寺爹协会 赞助

>>尽量不ooc,但可能矫情风

刚刚入坑就面临断粮危险,于是决定自割自吃,希望双投都平平安安状态最佳地挺进夏甲~


---01---


与巨摩大藤卷高校的一役,意外下起的纷纷细雪,片片融湿在降谷的掌心。

稍微有点,回忆起北海道的雪。

「那家伙,完全怪物嘛,投那种球谁接得住?!」

「把捕手当靶子吗,那种要杀死我的投球我再也不要接了……」

「老师,我不想跟那家伙一起打球。」

「别和他对视,走吧……」

孤独的幼熊,在北国的一隅,顾自遥望天际。

倏然一道金色的残影掠过眼底,扑动炫彩羽翼的蝴蝶,轻轻驻停在幼熊的鼻尖。

柔软,脆弱,美丽。

这一瞬间甚至像永恒一样长。

「降谷你这家伙挺住啊,要是投不了就下场换我!喂!不准无视我!!」

明明很吵,却让人感到安心与鼓励,这是他自小到大未曾体味过的奇妙心情。

他想伸手触碰这只蝴蝶,却惊得它飞离开去。

耳边吵嚷的声音亦越来越小。

什么时候开始,荣纯已经不在自己的身后,他远去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

「你所说的日本第一投手是怎样的投手?」

「我看不到。」

别离开我好吗?

别走……


“喂——!下——课——了!”

荣纯的嗓音绝对有着青道中心打线的强棒水准,瞬间把降谷从噩梦中猛击回神。

“你小子,在bigboss的国文课上都敢睡到做梦,这么想当大人物吗!可恶,这种输了的感觉……”

“这种事有什么好比的……”金丸头顶三道黑线,“一下课就吵死了!”

“吵死了。”降谷也小声应和道。

“什么啊?!我可是专门来喊你一起上厕所的,你这家伙有三节课都没上厕所了吧。”

荣纯洋洋得意的小表情,似乎写满了看我对你多了解,多么观察入微。

“你是在念幼儿园吗……”金丸快节奏持续吐槽。


“白天……也不敢一个人去厕所吗?”

降谷停顿良久才慢慢问出这句话,惊得荣纯连忙伸手去捂嘴。

“混蛋……那件事,不要在班上说……”

不知不觉中,周围竟然微妙地安静下来,虽然没人往他们这边看,但似乎能感受到无声的瞩目。

有些发现气氛不对劲的荣纯像炸毛的小动物,说了句“不去我自己去了”,急匆匆溜出教室,下一秒,完全状况外的降谷仍然不明就里,面无表情地跟了出去。


等着青道有名的双投消失在视线中,数秒前安静如鸡的2-B班同学突然蜂拥到金丸身边,险些将他一个跟头掀翻在地。

“喂喂,他俩不是争夺王牌背号的对手吗,关系好的过分了点儿吧?”

“对对,我以为他们之间会更剑拔弩张一些……”

“金丸同学,求解啊,他俩平时在队上也这样??”

金丸嘴边咬着的原子笔都给惊掉在桌,你们这群人……八卦心过度了吧……不对,或许是我见怪不怪了……等等,我为什么一点吐槽欲都没有了,加油啊金丸信二,不能认输!


扔下可怜的金丸丸在教室应接不暇地答记者问,被八卦猜测轰炸地焦头烂额,荣纯倒是在走廊上被各路女生热情搭讪(如果被前者看到,友谊的巨轮又要触冰了),比如问他借新一期《花与梦》啊,《好想告诉你》最终卷啊之类的,偶尔还会互相交流着剧情感想。


他的每个表情——因为快乐而闪烁发光的瞳孔,上扬的嘴角与整齐的牙齿,被女孩子围绕时偶尔的脸红——都像电影的画面印在身后那个人的眼中。

当接近午间的阳光洒进走廊,旋转跳跃着落在荣纯的肩膀,降谷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梦中的金翼蝴蝶,他不由得伸出手,却在距离只有1cm处犹豫不决。


“啊啊抱歉,差点忘记我们是要去厕所了!”

荣纯余光瞥见在后面伸手收手伸手收手做操似的降谷,以为是在催促自己,于是拉住他的衣袖笑若辰星,“快走快走。”


不知道要怎么和这个人亲近,等回过神来时,又感觉足够亲近,看到他同别人表现出亲密无间的样子,又感觉有些若即若离。

“好想投球……”

每次自己脑子里开始冒出如此捉摸不透的感觉时,降谷都想站到牛棚里,十球、二十球,畅快淋漓。

这么盘算着,从厕所出来时又觉得天朗日明,小花都围绕着自己飞啊飞。


经过楼梯口时,荣纯突然大喊一声“不好差点忘了,你在这等我会儿”,便离弦之箭般冲上高年级的楼层,然后仅仅用时五分钟,还没等降谷从愉悦的投球计划中回过神,他就抓着一本书从楼上冲下。

“看,我找Captain借的内野防守战术技巧,你最近不是在练习三垒防守吗,我们一起看吧!”

“好。”


就在还剩三五阶楼梯时——

没有任何预兆,站在楼梯口发呆,暗恋对象从天而降,正好砸到自己身上,嘴巴还亲到一起,这种小概率的艳遇事件,会发生的可能性和自己站在三垒刚举起手,对面打来的球正好钻进手套中,几乎一样。


啊,初吻,虽然好像把嘴唇撞破了……

好柔软,无论是嘴唇也好,身体也好。

这么想着的降谷若无其事地抱紧了身上的肇事者。


“喂,泽村,叫你不要跑那么快,看吧,书拿错了,那是我的数学……”

刚转过楼梯拐角的御幸正好看到了这场超出了他预想的厉害事故。

队长什么的,果然,还是很难当啊。

“泽村你在干什么,要谋杀王牌吗?!哈哈哈哈哈!”

紧跟着御幸看到一切的仓持几乎要滚地大笑,声音之大,引来了更多围观同学。

“混蛋,都说是事故……事故啊!”

捂着嘴从降谷身上撑起的荣纯,脸都红到了耳根。


从2-C班冲出的小春与狩场也被棒球部今天的动静吓了一跳。

“荣纯君,降谷君,你们没事吧,有没有扭到哪里?”

“我倒是没事啦,就是这家伙……woc,降谷你别死啊!啊!啊啊啊!”

只见降谷躺在地上,嘴角挂着一丝血迹,还能闪闪发光跟成佛一样。

“呜呜呜,泽村,你为了争夺王牌的位置,竟然不惜亲身砸死降谷同学,这决心真让人感动。”狩场在一旁眼泪涟涟。

“不要擅自给我乱下结论啊喂!!!再说谁帮我把这家伙送去医务室啊?!”


尽管是个意外,还是被公开处刑那种,但初吻就是初吻。

降谷的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许多宿命论的狂想。

有些乱了。

“好想投球……”

北国的幼熊欢快地追着金色的蝴蝶在雪中奔跑。


To be continued

(02节快捷通道)


评论(2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