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Monster&Butterfly(2)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偏降谷视角)

>>投手防虐防寺爹保护协会 赞助

>>尽力不ooc,但偶尔会爆出矫情风_(:з」∠)_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双投,感谢大家~腿肉割取非常愉快~

(第01节)

-----02-----


这天的青道训练场一隅,惹了祸的两个二年级投手正准备接受队长狂风暴雨般的批评。

“嘛,反正你们俩都是初吻,这不就扯平了……噗嗤。”

御幸瞧着两人嘴唇上几乎对称的血痂,视线从理直气壮装睡的降谷移动到猫眼状态冷汗淋漓的荣纯,开口就在笑场边缘游走。

“主将!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嘛?!”面对着肩膀耸动不止的御幸,荣纯几近炸毛,“发言请稳重一些,混蛋!”


被超大嗓门吸引的不明真相的一年级生,还有因为去老师办公室错过精彩画面的川上,纷纷用各种姿势与角度悄悄接近三人中。

“总之,以后不要在走廊做……噗……这么激烈的动作,”

激烈?在走廊?

“还有泽村,你要为扑倒降谷这件事负责,虽然校医说他没什么事。”

扑倒??

负责???

这展开这操作,大家在心里疯狂地划重点。

“要负责的。”

降谷也在关键时刻醒过来,在他的耳边小声附和着队长的提议。

“喂……你也?!”左右应对不暇。


同为一军投手的川上发现自己又一次被完美排除在事件之外。

“不明觉厉呢,好想加入他们的话题。”

话音刚落白州就扛着球棒落下一句“这种事还是别了吧阿宪”后从他身后缓缓飘走。

“诶,诶诶?白州你刚才说话了?”

大惊失色。


“我知道啦,知道啦!这两天我会密切关注他的身体状态的……好了,今天该轮到陪我练numbers了吧御幸……前辈。”

强迫自己加上敬语的荣纯推着还在持续憋笑的眼镜腹黑男朝牛棚艰难前进。

“盯着我们让您这么开心吗?”怒气冲冲地从鼻子里喷气。

“当然是因为条件反射呀,少啰嗦~☆”


目送着两人渐行渐远的降谷,心里忽的就腾起了日常投球量从20个变成10……不,5个的那种失落。

越是在那个人面前,越是能强烈意识到泽村荣纯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这件事。

但是,反而被激起了更强烈的斗志,无论是王牌争夺还是别的什么争夺。

默默握紧拳头。


“降谷前辈,今天由我来接您的投球吧。”

神出鬼没的光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穿戴好防具(拓马掐表计算1分57秒整),傲然矗立在了他的身侧,与他望向完全相同的光景。

“前辈应该和我想的一样吧,绝对不认输这件事。”

“不认输。”

两人互相对视之后,强大的气场直干云霄。


“哎哟我去,吓死宝宝了……那个,话说,你们的能量场挡着路了。”拓马在一边弱弱提醒着。

“一副确认过眼神的样子呢。”九鬼默默接过话茬后苦笑。

奥村那家伙,竟在不知不觉间散发出与前辈一般无二的气场了,我也不能落下。

这么想着,由井少年提着球棒大喊着“前辈,请让我站在打席观摩”同时跑了过去。


于是,今天的牛棚,气氛堪比夏甲预选决赛现场。

“呜哇,你俩今天的气势有点过分了吧,看把人一年级的孩子吓的。”

不仅是投球,连接球都接得气焰喧天的,厉害了嘛。

蹲在隔壁的御幸似笑非笑地感叹。

“降谷你今天的球很会跑啊!可恶,王牌的位置,我不会让给你的!”

“那就快投过来啊笨蛋,下一球,number11。”

……


状态,渐渐开始不错了。

投出几球的降谷像往常那样低头确认自己指尖的状态。

力量控制,轻轻地,压低球路。

梦中的金色疏影再次,从眼角之外飞入,停歇于指尖扑簌。

极尽温柔的触感,让他不禁有了数秒的失神。

“前辈,你的手指没事吧?”见他盯着自己的手发呆良久,光舟关切地问道。

他摇了摇头,示意继续投下去。

被荒茫大雪遮掩的前路,因为金翼蝴蝶的指引而清晰,金色的流彩,像闪烁发光的眼睛,阳光下的笑靥。

这划出空鸣的一球,笔直钻入光舟的手套中,发出美妙的回响。

如有神助。


想把这种快乐,第一个分享给他,尽管,是自己的对手。

也是最好的朋友。


于是等例行的轮胎跑跑乐后,在轮胎神教教徒(浅田和光舟)的目送下,荣纯就拉着降谷一起去买冰棍作为早间扑倒他的道歉与投球状态良好的庆祝。

当然,对于后者,荣纯本人是非常非常不甘心的。

所以今天的轮胎追逐战也跑得相当激烈,险些让两位吃饭部难兄难弟半路断气。

但是训练结束后的两人又如往常般腻在一起同进同出。


等到便利店,荣纯双手揣进裤兜,接着爆出震天惊叫。

“钱……钱不在这个裤子里!”

总体来说就是好不容易跑出来请客结果没带一分钱。

“我正好带了呢,100元。”

降谷将硬币放在收银台上,拿出一只冰棍递给荣纯。

“抱歉,明天一定再请你一次!”


和暗恋对象去买冰棍,带的钱只够买一根,于是一人一口什么的,这种小概率艳遇事件,再次在今天发生。降谷在心里考虑是不是应该稍微感谢下棒球卡密。


“那我吃这边,你吃那边。”

两人迎着皎白的月光走出便利店,路边的街灯映出荣纯的眼睛亮亮的,他拿起冰棍从一侧咬下时,降谷突然也低下头凑近,同时从另一侧咬下。

啊,好清爽的感觉。


“你……喂……不要突然凑过来,等我先咬完这口啊!”

和降谷的神清气爽相反,荣纯倒是有些反常地耳根发烫。

看到对方如此不知所措的反应,降谷觉得自己的注意力有点无法集中在他热爱的冰棍本身上了——

荣纯亮晶晶的嘴唇,白天那会留下的柔润触感还记得。

如果一定要去形容,可爱,大概只能想到这个词汇。

“喂,剩下的都给你了。”

等对方朝他递出冰棍时,降谷不禁绕开了目标,径直吻上了占据整个视域的嘴唇。

于星辰月光海下,瞬间即是永恒。


视线再次分开时,荣纯的瞳孔正以目所能及的速度变成猫眼,身体僵硬到像被击出了全垒打,他用牵制一垒的速度将冰棍塞进降谷的嘴里,然后保持着跑三垒的速度落荒而逃。

心跳的声音震耳欲聋。


今天的青心寮,因为双投破天荒没有同时回来而成为八卦重灾区。

到了后半夜,砸墙的“咚咚”声又让一年新生陷入惊慌。

“地……地震了吗?!小凑前辈,我们一起逃出去!”

“那个,别紧张,是降谷君在对着天花板投球啦。”

“降——谷——!”


To be continued.

(第3节快捷通道)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