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Monster&Butterfly(3)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

>>投手防虐防寺爹保护协会 赞助

>>尽力不ooc,但偶尔会爆出矫情风_(:з」∠)_

最终节,我果然,不会写恋爱故事啊,望天,暧昧不过3秒就想靠搞笑蒙混

所以到最后好像大家也是一副恋人未满的样子没救了hhh

不过还是想说,青道的大家,都太太太可爱了,永远爱青道(跑题了!)


(第1节)(第2节)

----3----


从来没想过,经曾阅览无数的少女漫画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只是自己偏偏拿的女主剧本!

昨晚失魂落魄地逃回5号室后,又陪着仓持前辈打游戏都打到精神恍惚,最后被强行肢体♂松弛与关节♂伸展了一小时。

好不容易躺回床上,这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又像倒档重放一样在荣纯脑中强化记忆。

特别是在星空下的初吻ver0.8版(←依旧不想承认自己初吻没了所以强行给了编号),那种场面,那种环境,那种气氛……

等等,回忆里这羽毛和泡泡背景是什么鬼,退散!退——!散——!


凡事也不能想得这么绝对,说不定降谷只是对自己表达着单纯的队友之情……

个屁啊!这样解释鬼都不信吧!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逃跑,而是镇定地顺势回答几句把这件事糊弄过去……明明是在后悔着,不料那画面又开始在眼前重播,连同身体的感觉。

降谷的嘴唇,原本就是这么凉的吗?

靠靠靠靠靠我在想什么啊!!!!!!

一夜辗转无眠。


于是在第二天课间,2-B班班众又看到了挂着浓重黑眼圈的荣纯,举着一本《罗生门》,生无可恋状。

“呜哇,泽村同学在看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集呢……”

“昨天还好好的吧。”

这一切看在金丸眼里简直让他头痛欲裂,他还记得上次泽村这状态是在得Yips的时候吧,这段时间投球状态不是挺好的,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A,关切地去询问,然后被缠上,被迫当爹当妈

B,装作没看到,然后被学长询问,进而被迫转到选项A

C,就tm没有选项C

经过3秒钟的思考后,金丸喝着他的纸包酸奶,假装不经意间经过泽村的座位然后非常随口地问了句:“你怎么了?”

然后荣纯抬起头,跟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地,带着一双无辜、期盼、渴求的眸子,喊了他声“金丸丸”。

金丸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完了,他想,就不该开这个腔,自作自受……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荣纯特意压低了嗓音,“假设啊,我说如果,你要跟我接吻,会是出于什么原因?”

一口酸奶,就这样,喷飞了,从嘴,和鼻子里。

“咳咳咳咳咳。”金丸觉得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荣纯一面拍着他的背顺气,一面继续补刀:“怎样,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亲我?”

沉默对视3秒中——

“东条救我啊!!!”

“都说了是假设……”


比起一般的状态外,最难以克服的果然还是“如何面对降谷”这个课题上。

只要降谷接近自己中心范围三米内,脑内就会警铃大作,心跳速度同两人间距反比快速增长。

真的猛士,敢于面对……Relax,relax,re……

“呐,昨天……”

“啊,bigboss你找我有事吗?”突然朝身后挥手。

待降谷望向空无一人的操场再回头,面前的人已经逃得只剩残影。

这种情形整整持续到了第三天,直到荣纯把队里能想到的人都吆喝了一遍,喊也喊渴了,跑也跑累了,拿着两个100硬币在自动贩售机前准备来两罐橙汁压压惊。

刚把钱都投进机器,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拍上他的一侧,“咣当”一声,落下了一罐咖啡。

“喂……等别人买完……”

转头就看见降谷在他身后,双眼没入阴影中一言不发。

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只手再次拍上了他的另一侧,“咣当”一声,又落下了一罐可乐。

荣纯就这样被困在了两臂与自动贩售机中间。


“……以前的我都是对着墙投球。”

“……没有队友,什么都没有。”

降谷淡淡的嗓音从后面鼓动着他的碎发与耳膜。

“直到那天,我看到一个人,在球场里自己扔球自己接球玩的特别开心,我只说了句你说不定很适合当投手,他竟然脸红了还对我笑。”

荣纯身侧的两只手开始逐渐向中心收拢,他努力吞咽口水深呼吸让自己镇定relax,周围的安静像深海的水,无端地灌入他的胸肺。

有种窒息的感觉。

“……那时的我,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后来我才明白。”

“……其实我还想再看一次你的笑容。”

“……它拯救了我。”

亡逸的夏风终于再次拂过,带着些飞鸟振翅的呼啸,爽利地赶走了夏夜的烦闷。

降谷这家伙,是不是想把自己憋了十七年的话在现在一口气说完。

“其实……”

“那天让你觉得困扰了我很抱歉,分手以后我希望我们还能当朋友。”

说出这番巨大的“决定”,降谷就收手后退三步转身跑了,如风行八百里,不问归期。

“恩……恩?诶??诶诶诶诶??!!”

我是错过了什么关键剧情吗?荣纯整个人都被雷劈一样懵逼不已,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咋就还被单方面分手了?不是,应该说我们啥都还没开始吧??

“混蛋,滚回来!赔我橙汁再跑啊!”

他拿出被某人随手拍出的咖啡和可乐,气得鼻孔都要喷出火来,不就是上次请客没带够钱吗,可恶。


等到第四天,双投手的微妙变化已让整个棒球部不明真相的队众按耐不住。

“话说你要不要去了解下笨蛋村的情况啊,队长大人。”

午休时分,3-B班的仓持终于忍无可忍地在御幸面前抱怨他的室友了。

“恩?什么情况,他和降谷最近投球的状态都很好哦~~”

“不……和投球没关系,他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在认真看……BL漫画,还做笔记,我偷瞄了一眼差点吓死……你不觉得这个很可怕么?!”

御幸的眼镜不经意间下滑了2cm,一颗汗珠从额上渗出,但仍旧保持着笑容。

“你怎么就觉得我会懂呢,是什么让你产生这种想法的呢~☆?”

“诶~~有道理,毕竟你可是从来都没有和女孩子交往过,连朋友都没有呢除了本大爷我,嘿哈哈!”

“……”御幸原本上扬的嘴角抽搐着,他扶正了眼镜,整理了下心情,“那么接下来,换个和棒球有关的话题,嗯哼?”


荣纯拿着炒饭面包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再抬起头时,小春正眯着眼睛望着他笑。

“荣纯君,我收到金丸同学的求救,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哈,哈哈……小春,你笑容越来越像大哥了呢。”

“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哦荣纯君。”

“……”

两人坐在操场边的长椅上,眼前是沸反盈天的初夏满溢出的鲜活快乐。

荣纯支支吾吾地大概形容了事情的经过,得到的并不是多惊讶的反馈。

“原来是这样呀~”

小春抱着腿,笑容一如往常得温柔。

“荣纯君和降谷君都是大笨蛋。”

“哈?”

“在我看来,你们都很在意对方,从一年级到现在互相鼓励互相追赶,现在问题只是要加上互相喜欢而已,但是,无论结果如何,我个人认为都不该影响到你们的关系,毕竟这个世上,应该没有比「一生的对手」更深刻的羁绊了吧。”

旖旎蜿蜒的阳光像曲折连绵的河流,绕了个大圈子最后还是直直流入他的心底。

半晌未得到回应的小春侧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荣纯脸上挂着的两条宽泪。

“小春,你为了我……”

“不是。”

“哇——(哭)”


“要好好正面回应降谷君哦,否则的话……”

好可怕,小春好可怕!

下午数学课上想起小春的话,荣纯不禁飞速撕下本子的一页,涂涂写写留了一句“晚上训练完后练习场见”,揉成团准确无误地抛到了降谷的桌上。

对方扭过头投来疑惑的眼神。

荣纯急忙指了指纸团,又指了指他。

结果降谷回头拍了前排的同学,差点就要把纸团递过去。

“那就是给你的啊笨蛋!”

荣纯拍案而起大声咆哮,完全忘记了现在还在课堂中。

“泽,村,同,学!”

该死。


没想到,今晚还是满月之夜。

“月色真美啊。”

突然想起降谷第一次来抢他的宝贝胎胎时也说了这句话。

他走进训练场,看到降谷正站在投手丘上凝视着他,澄明通透的光华倾泻于那张凛然无惧的脸上,似乎是满月觉醒的monster,又可能是终于变回王子的beast。

眼前的所有都像绝美的画,深深撞进他的心里。

“今天前园大哥对我说,”降谷抢先一步开口,“不要犹豫,要正面强攻,才能拿下。”

前园大哥说的和你想的绝对不是一件事吧。

“所以我思考了一下……”

降谷的眼神和先前的完全不一样,饱含了某种冰冷的觉悟,它牢牢锁死荣纯,使他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

“我想要得到王牌,也要得到你,如果你成了王牌,那我两个都会去得到。”

荣纯不知道自己的心跳漏了几拍。

明明是这么动人的话,为何自己听了还是特别想打死他。

“别以为用表白就能把你想抢我王牌背号的事情蒙混过去,你这么自作主张问过我的意见吗?”

两人互相对视数秒,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你这家伙,喏,初吻还你……”

说罢扯过降谷的衣领,在他冰凉的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这是……结婚的意思?”

“屁啊,我记得我已经被你分手了吧?”

“……”

“少给我装睡!”

降谷一边往他身上倒一边抱着他蹭了蹭,然后突然就离地旋转起来。

“表莲华。”他轻轻说。

“???就算转死我,王牌位置也不会让你的。”

“我也不让。”

结果转地更快了……


Fin.

桥豆麻袋这边还漏了两只。

“果然,口里说着管不了管不了,还是担——心——地过来看情况了吧,嘿哈哈~”

仓持扛着球棒,愉快地挤兑着每天心都很累的队长大人。

“嘛,最强的对手,现在也是最强的同伴,我是很期待大家在赛场上的表现啦~”

御幸的黑框眼镜在月光下反射着大魔王(划掉)的光芒。

“你……该不会……背着我看了排球少年吧?”

“……没有”

“明明有!”

“没有。”

“有”

“没有。”

……

这次真的Fin.


-------后记-------


没想到自己的同人雏作竟然交给了寺爹(x

果然寺爹在我心中已经成为了和老虚向并列的存在,毕竟他是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剧情走向的男人_(:з」∠)_

于是,只能在同人里找一些快乐(瘫坐

谢谢大家观看~

最后想介绍下【(青道)投手防虐防寺爹保护协会】这个神秘组织,会长就是我们的丹波前辈!鼓掌!!

丹波:克里斯,我想你给我……我想……(尔康手)

众:算了算了前辈,算了。

欢迎大家踊跃入会。

下一篇应该会写青道另一位投手,川上前辈!

然后带大家来极地一日游,哈哈~

鞠躬。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