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白州x川上】匿名的好友


>>钻石王牌同人/白州健二郎x川上宪史(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投手防虐防寺爹保护协会 丹波会长 倾情赞助

>>极地短途游,大概,可能,会有那么点ooc

tips:因为寺爹在这两只身上着墨太少,所以情节基本编造,鸡(情)汤(话)满分白州前辈出没,注意注意

因为两位前辈都喜欢j-rock,所以文中会有一些歌词,歌单也会分享给大家www


「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人,缘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川上宪史曾经以为从埼玉县来到东京豪强青道后,会像漫画主角那样,在三年青春里涂鸦风格绮丽的片片瑰朵。

直到他在一年级秋天大赛的第一次登板。

那次能够上场的一年级生有两个,他与捕手御幸一也,一个是作为前辈的继投,一个是直接顶替复健中的克里斯前辈作为首发。

这并不是川上与御幸的首次投捕搭档,早在一军选拔的红白战中,他就了解那家伙的厉害之处——脸上始终挂着从容不迫的微笑,但眼中又深藏着对胜利的渴求,只要他蹲在自己对面的本垒,无形的魄力就会源源不断地朝投手丘蔓延而来。

“我不会考虑捕手之外的位置,应该说这么有趣的位置,我谁都不会让❤”

足够嚣张,但也是建立在足够的自信下。

在御幸映衬下的自己,像阳光下的阴影,丑态显露。

本以为作为继投上场,封住失分,力挽狂澜,成为队里的英雄,然后在前辈隐退后,当之无愧地拿下王牌背号。

原来,都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那场比赛输了以后,川上被泪水氤氲的视域中,只有御幸并没有哭,他的表情只是变得更加深沉凛冽,这才是真正的王者,为自己背负的东西而骄傲,纵尝败绩仍屹立不倒。

从那时起,川上终于意识到,或许自己只是个配角啊。

凡人?也可能连凡人都算不上。

浩瀚宇宙下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感到自己像个找不到沙眼的气球,无论怎么充气都会慢慢消掉,纵使躲避在摇滚音乐的世界里斗志昂扬,站在投手丘上也会萎靡不振。

“青道可惜了啊,打线真是强到过分,可是投手就很普通了,否则称霸甲子园轻轻松松啊~”

“是啊,不过也是没办法,都是运命吧,运命。”

耳边逐渐充斥着这些声音,也常常看到背负王牌背号的前辈在人后不甘心到颤抖。

日子在东前辈的咆哮中一天天过着,川上偶尔甚至会庆幸,还好自己不是王牌。

接着又会讨厌产生出这种想法懦弱的自己。

越是想打起精神,越是感到消沉。

就在长久集聚的压力将要把他压垮时,突然听经理们说起了青道的树洞墙,据说可以把心里想说的,想传达给别人的,都写到墙边的本子上。

“听说表白超级灵的!”

“对对,上次听说隔壁班有女孩子写了‘希望能与哲也前辈说话’,结果当天前辈就去他们将棋社借东西了呢~”

……


这天午休,川上一个不经意,就发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树洞墙前(果然很多人)。

倒不是为了表白什么的,只是想找一个途径,宣泄自己的负能量。

他寻了个没人的角落,拿起笔翻开墙壁上悬挂着其中之一的本子,思考了会儿写道:


『      发现自己曾经的骄傲荡然无存,想过放弃但是又不甘心,但是继续下去又觉得果然怎么努力都比不上有天赋和才华的人呀(;へ:)

         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然而心中既存着一丝希冀,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

         这样的我存在于青道的理由到底在何处?        』


写出来以后,果然畅快了许多。

川上的弓弦般紧绷的神经,终于感到了些许的放松。

下次比赛以后再来吧,他想。

就这样过了三天,再次展开那本册子的时候,意外在自己之前的那段文字下看到了留言:


『       Re:这是《山月记》里的一段话呢,我也很喜欢

           这世上还是凡人比较多吧,可当你看到那些天才还在不断向前时,作为凡人的我们,真能甘心停下脚步吗?     』


这是川上第一次收到友人A的留言。

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的树洞,会带来这个与自己如此相像的匿名好友。

喜欢看相同的书,听J-Rock,似乎还是同年级。

这使得他可以将树洞墙的每一次留言记载成自己成长的里程碑。


不知不觉过了一年,身后多了新来的两个投手的追逐,整天吵吵嚷嚷着想要当王牌,也常常惹前辈们生气。

啊,其中那个还曾经为了自己和东前辈对呛,和御幸临时搭档三振了东前辈。

还有一个投高速球的小野兽,看上去很可怕却是个天然呆。

但是,并不想轻易把投手丘让给他们,得让他们见识下前辈的厉害。

川上翻开新的留言册,看着之前的记录,嘴角自然地上扬着。


『       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内向,很多话说不出口,会让人觉得讨厌吗?

           Re:只有白痴才会把一个人的沉默当做软弱吧      』


『       每当我戴上耳机听ONE OK ROCK,都觉得自己可以征服世界

           Re:其实你取下耳机时也可以,去试试?        』


『       后辈们都好厉害,发挥也很棒,虽然我上场的机会变少了,但是不会认输

           Re:别忘了,正是因为有你这个可靠的前辈殿后,他们才能尽情地发挥       』


寥寥数语凝聚为闪闪发亮的钥匙,川上握着它们立于藤蔓缠绕的厚重心门前,轻易就将其扭开。

突然很想见见这个神秘的友人A,邀请他看看自己的棒球比赛,对方会喜欢棒球吗?

当川上的内心腾起如此冲动时,手中的笔已经写下了“想当面对你道谢,感谢一年的陪伴,如果你也愿意见我,周五12点的时候足球场边涂了三道红油漆的电线杆边见吧”。

等他回到教室,又觉得有些忐忑不安,要是对方是女孩子,会不会不太好……

虽然字迹很干净整齐,但是从语气上来看,应该不是女……孩子吧。

果然男孩子比较不容易紧张,好难抉择。

辗转不安。


等到了周五,川上特意提前了十分钟赶到约定地点,心脏紧张得“砰砰”跳个不停。

脑海中所描绘的对方的样子反复浮现。

想见你,我的匿名好友。

……

这样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

没有任何人来。

川上那颗悬坠无依的心,终于堕入了崖底摔得支离破碎。

连太阳都要跟他作对一般投下炽烈的闪光弹,照射得他愈发晕沉,罢了,走吧,他一边这么想着,却在刚欲离开的瞬间眼前一黑。

“不好了,有人被足球砸中脸了,天,光看着就疼!”

“都怪你,什么曙光女神幔帐外加滑翔冲力射球啊,你以为你大空翼啊?!”

“woc踢到的好像是棒球社的宝贝投手喂,会被暗杀吧我们_(:з」∠)_”

“谢天谢地,终于有人来了TuT”


在被砸晕的时候,川上做了个噩梦,他梦见整个棒球部包括监督在内都全剃了光头,他一进食堂就被光头脚精仓持和光头眼镜精御幸按着说阿宪别想逃,乖乖剔成光头吧,嘿哈哈哈哈哈……

瞬间惊醒。

眼前是医务室的天花板。

微风鼓动着纯白的窗帘,耳边是白鸽振动羽翼的声响,它们的影子掠过川上的脸,使他在不经意的视线追逐间看到了那个趴在他床边睡着的人——

白州健二郎。

光影的触手时而攀上他的白衬衫,时而拂过他的脸,接着又消失得杳无痕迹。

不得不说醒来时看到这个稳重的家伙反而让人很安心。

虽然两人之间对话次数寥寥无几。

川上把白州滑落一边的耳机拿起塞进自己耳朵里:


“I don't know what it is I wanted to say

I couldn't find words even if I tried anyway

All I need you to know

Is that wherever you go

I'll always be there by your side”


诶,魔法の言葉,白州也喜欢这个乐队呀。

等等,我好像也是被他送来的吧。

该不会,该不会……

川上的心又开始无端地剧烈跳动,他有个大胆的猜测,但是面对此情此景此人,他甚至连确认的勇气都没有。

“哟~阿宪你醒了!没事吧?”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三年级的前辈们鱼贯而入,热情地同他打着招呼。

“看到你没事就好,足球部的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别一本正经地说这么恐怖的话啊哲队。

“这么轻易就被砸晕,主要还是因为你太瘦弱了,快来尝尝我的特质高级蛋白粉!”

知道了宫内前辈……

“多亏了白州这小子刚好经过那边,才把你抢救过来,哈哈哈~”

被前辈们吵醒的白州起身挠了挠头。

“等你归队哦阿宪。”

待亮前辈做完总结,三年级的学长们又鱼贯而出,风风火火。


“那个,谢谢你,我想问……”

“不客气,那我我先走一步了。”

白州收起Walkman,表情和语气一般无二地淡然,和他平日里的状态一样,安静细致毫不拖泥带水,轻轻阻断了川上无边的揣测。

从那天起,友人A再也没有回复过他任何的留言,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发生的时候轰轰烈烈跌宕起伏,等清醒之后,又亡落于记忆的废弃场,怎么努力都记不起了。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在丹波前辈交代“今后就拜托你了”后,川上握紧拳头强忍着泪水。

终于,走到这里了啊。

那时因为没有放弃而越过的高墙,如今终于逐渐化作了能够哺育自身的能量。

川上发现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树洞墙这里,人还是像以前那样多,不禁拿起笔翻开曾经每周都会翻开的留言册。

大概就在最空白页的前一页左右,他看到了一大片熟悉的字迹。


『    Re:

        请原谅一年前的我,明明在附近却没有同你见面,因为害怕我对你浅薄的感情被发现,也害怕你会对我失望。

        也许你已忘记一年级的红白战,尽管我们被前辈打爆,你还是坚持到了最后,结束时还小心翼翼地对身后的防守球员道歉。

         我希望你能一直投下去,所以请原谅我偷偷跟着你,擅自在你的心事下留言了。

         我想要在你身后守护你,不让被打到的球落地,是我作为防守球员对你最大的许诺。

          希望你永远都看不到这段话。

                                                                    白州             』


骗人的吧,川上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快来个人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的,只是幻觉。

他连退三步在路中发呆,老天竟在此时下起了漫天大雨,周围的人呼喊着四处避雨。

回忆像反噬一样开始在他的脑中横冲直撞。

偶尔的关心,递过来的水和毛巾,击球练习时背后传来的小声建议,投手丘上的鼓励。

每样都过于微小和不起眼,却又连绵不绝整整持续了两三年。

回溯到医务室床边的白衬衫,monkeymajik的那首歌,其实很温和的神情……

层层叠叠,潮汐一般向他涌来。


冒雨疯狂冲向棒球场,今天是休息日,但他记得三年级的人会一起整理储物间。

一去就望见白州正欲离开,冲出储物间在雨中小跑。

“白……白州!”

川上大喊着然后表情狰狞地杀了过去(←跑的太卖力)。

白州来不及躲就被拉着衣袖扯到一边的挡雨棚下,静静望着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的川上。

“阿宪,你浑身都湿透了,会感冒的。”

“既然希望我永远不要看到,就不要偷偷在最后署名啊,白州笨蛋,笨蛋白州!”

“……”

作为一个万年面瘫,白州此时的表情也是微妙到死了

“OOR最近那首Change还不错,听了吗?”

“……不许突然转移话题。”

“你知道,我并不太会说话,这时候沉默比较好。”

“哈?”川上差点气得倒地,“那以前写留言册的你就是被人盗了号咯?”

“……”

两人僵持在这浩荡雨声中,仿佛在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

“阿宪,其实有一句我没写,因为想亲口告诉你……”

“?”

“无论你有没有拿到过王牌背号,你永远都是我心里的王牌。”


再次沉默。

眼泪,本来是要夺眶而出。

可是……

“呜哇,真是狡猾啊白州,这么帅气的话我也好想说呀,嘿哈哈!”

“白州啊,阿宪可是我们大家的,不要独占哦~☆”

“不愧是白州,深藏不露纯爷们!”

回头一看,发现仓持、御幸和前园就站在离他们不远处,满脸挂着戏谑笑朝他们挥手。

“你……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川上好想原地自毁消失,以后真没脸见人了。

“拜托,我们仨一直在这里躲雨好吗,是你俩完、全、没、发、现我们吧。”

“嘿哈哈,白州你是不是脸也红了!”

“别说了!”

“哈哈哈哈!”


Fin.


终于极地水稻种植完毕,鞠躬!

这对真的是从看官方设定里就开始想写的,寥寥几句互为好友,同为J-rock爱好者,外加nori前辈角色歌drama里对白州喊出又改口的称谓……关键是,在剧情里真的很少见他俩在一起,于是萌发了这个神奇的脑洞。

希望最后的夏天,他们可以再次登上梦想的舞台啊

寺爹,请留一条生路,跪。

下面是一些歌单(其实都是我私货夹带):

1、ロビンソン

2、完全感覚Dreamer

3、フユノ

4、魔法の言葉-English version-

5、Change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