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俯仰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

>>运动番男主个矮之谜研究及优生协会 赞助

>>身高差梗早就想玩了,但是为何画风变成这么个玩意儿,绝不是寺爹给我下的蛊,而是我自己服下了藏好的毒(?

努力撒下一片降泽的种子,马上又能套出太太们成仓的粮食,剪刀手。


-----短打姿势准备-----


“松手,我接住你。”

降谷仰首朝荣纯展开双臂,像某种神圣的仪式,而眸中倒映出的人,却保持着窘迫不堪的姿势喊着神似八点档肥皂剧台词。

“你……你走开,死都不要。”

茫茫银河悬缀眼前,仿佛要以赤裸的身体拥抱苍色大地,丝丝砂砾明澈无极,延至无底的深邃。

降谷想,若是下一刻能抱住他,那个瞬间将自动延期至永恒。

「待他站稳了脚跟,抬头望去,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



“咕咚咕咚……”

在青道众人观赏白痴的视线下,荣纯猛然灌下加钙鲜奶的姿态堪比寒冬饮冰。

他将空盒扔进垃圾桶后,愤然走回学姐面前,视死如归的步伐配合完美的同手同脚。

“来吧,梅本大姐头!”

“大姐头……”幸子强忍将圆子笔捏至两段的冲动,“泽村同学啊,我很了解你的心情,但像这样临时抱佛脚,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所以赶紧给我把鞋脱了站上去!”

“……175cm,下一个。”

毫无感情的冰冷语调,在荣纯的耳傍诵读着死亡宣判书,他从身高测量仪上踉跄而下,失魂落魄,挡在逃亡路线上的178cm金丸与176cm东条正肩并肩朝他热情招手。

荣纯念着哲学三问连退三步,不小心撞到的人伸手勾住他的肩膀,无意地轻笑着安慰道:“泽村,你不知道个矮更容易压低球路吗?”

偶然经过的173cm川上因为御幸的一句话而骤然亮起双目。

“别信。”白州告诉他。

其实荣纯对自己的身高倒也不是抠门到毫厘必较,国中那会曾经不要命地怀疑过遗传问题,照惯例吃了爷爷一记钻石星辰掌后觉得个矮也行至少灵巧。

但这会儿,他的竞争对手被大伙儿夸着“又长个了”,春风得意昂首挺胸地走过来,对他报了一个数字“183”,这道坎儿就突然跨不过去了。

可恶,荣纯真不想仰头跟降谷说话,因为这个角度讲“王牌一定是我”时特像在撒娇。

远处的仓持正威胁梅本学姐把他的身高四舍五入到170cm,御幸在旁边嘻嘻哈哈“别呀,跟我凑个完美的10cm身高差不好吗?”“杀了你哦四眼混蛋!”

而眼前的降谷把他周遭360°每个角度都站了遍,就是为了反复向他证明,“身高差,8cm”。

荣纯连脾气都发不起来,只能怪自己一把骨头不争气。

他滴着血流着泪想找小春求点儿安慰,结果人家干脆就拒绝靠近他俩1米范围内。

“荣纯君,你知道吗,他们说我们三个站一起像满格wifi信号。”

“不!不是的!”


无论是30°还是15°仰角,绝不仰头对降谷说话,被荣纯称为最后的倔强。

这是他最近发现降谷尤其喜欢凑近他说话时下定的决心。

故意的,那家伙绝对是在找茬!

然而降谷全然不解荣纯硬脖子翻白眼等表情崩坏症是在跟自己闹别扭,他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别的事情上。

……身高差。

自从掌握了这一全新词汇,降谷就将它反复实践于8cm的距离上,比方说在无限靠近荣纯的平行距离下,垂眸瞥见的美妙光景,是从他的耳后至脖颈最终顺着背脊蜿蜒向下的弧线——

远山低尽,绵延重叠,夜霭中的朦胧暗流,逶迤其中。

特别是在低头的刹那。

降谷的心如同灯火交映时旋转舞动的萤火虫,为眼前之梦幻泡影而颤动。

比如说,此刻的荣纯伸手扯了降谷的衣袖,指着杂物架最高层的某个盒子,小声说自己没够着。

某个人自以为这辈子最丢脸的模样,却偏偏是他人眼里最可爱的画面。

降谷弯腰努力在荣纯低下的脸旁找一个合适的角度……

亲吻他的最佳角度。

于是扶着杂物架缩小着包围圈。

“哐当——!”

顺势推倒了整个架子的降谷当然也没能得手。

由于过于心虚,他在被经理学姐教育的时候全程都选择了装睡。

替他背锅的荣纯才懒得管什么倔强不倔强,仰起头暴雨滂沱昏天黑地扫射过去。


夜晚又因为莫名增加的工作量而缩短,回青心寮之前荣纯说自己有个特训,别了降谷鬼鬼祟祟地闪进夜色中。

任凭竞争对手秘密特训而毫无波动的人可能存在,但绝不包括降谷。

所以最终还是被他发现荣纯的特训内容……自挂东南……呸,自挂单杠。

“这是和投球有的训练吗?”降谷认真问他。

“这是和我长高有关的训练。”把自己晾成风干肉片的荣纯半晌开口说话了,“踮脚都够不到杂物架最高层这种悲愤,我绝对不要再次体会。”

真是令人动容的决心。

结果十分钟后他对降谷说“不好我手没知觉了”。

“松手,我接住你。”

降谷仰首朝荣纯展开双臂,像某种神圣的仪式,而眸中倒映出的人,却保持着窘迫不堪的姿势喊着神似八点档肥皂剧台词。

“你……你走开,死都不要。”

与其被这么羞耻地接住,他宁愿把屁股摔开花得了。

荣纯闭眼咬牙,正酝酿一波凛然赴死,结果还是落入意料之内的怀抱。

“接住了。”降谷的嘴角挂着不露痕迹的笑。

未若柳絮因风起。

荣纯俯首吻上他,鬼使神差。

作为交换的是双脚被放回熟悉的大地,对方环背紧拥,加深了这个吻。


无论是30°还是15°仰角,绝不仰头对上降谷,是荣纯最后的倔强。

他自然地扬起下颚,脑子一片空白。


Fin.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