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光舟泽/无差】恋の抑止力(前篇)

>>钻石王牌同人/光舟→泽/光舟视角

>>荣纯防火防盗严密眷慕后援会 会员No.1 奥村光舟 自己给自己带盐

>>最近寺爹发光舟泽糖发的贼欢,虽然有buff加持的安打依旧没打到、、、你寺爹永远是你爹.jpg 决定在官粮吃饱懒惰前速摸一篇,文风有毒那种,说正经的…

tips:标题等灵感来源奈奈的一首《恋の抑止力》(爱的威慑力),意外适合这种教科书般口嫌体正直的爱(x


「我爱你这件事,总有一天会传达到吧

       怀有这份心情,是不是过于悲切了呢」


御幸一也,纵使相隔赛场与看台的距离,在淋漓雨势渲染出的灰色缄默中,奥村光舟依旧可以感知到——

他是与生俱来的王,本垒上是他的王座,球场是他的城邦。

若是在此种意味上,他们则能称上是同类,像用气味划分领地的野生动物,光舟凭借本能与直觉圈定自己未来的战场,青道。

也许到那时,自己会成为持剑迈上王座,弑君篡位,聆听“新王万代”的高呼。

然而这些都是他真正进入青道之前的妄想剧场。

后来御幸侧身坐在宿舍的椅子上抬眼望向他,无论是镜片后微微眯起的眼还是飞扬的嘴角,无一不透露着危险气息,他手中的笔转地飞快:

“噔噔~♪♪以下是作为前辈善意的忠告,投手,都是一群将投手丘占为己有后,就不会让给其他人的自我中心主义者……尤其是我们家的两只怪物,能够引导他们,当然是捕手的乐趣所在,不过,现在的你,能驯服他们吗?”

你看,Game开始了——对手登场,短兵相接,生死斗场。

结果他被原定的战利品按在地上摩擦,始料未及。

这大约算是奥村光舟喜欢上泽村荣纯的一点前情提要。


“小狼崽,最后那局抓盗垒相当默契哦,是不是感受到了我的眼神暗示?”

“泽村前辈,我说过很多次了,请与我沟通暗号,眼神交流我是看不懂的……”

练习赛刚结束对方又会粘过来同他说些精神论、投捕心电感应之类的玄学,拜托这又不是少年jump,两个人的心理活动要怎么对话?

讲道理他奥村光舟应该顶讨厌泽村荣纯的,聒噪白痴毫不稳重,偶尔还喜欢搞乌龙活跃气氛,这是棒球场又不是真人搞笑秀;摆个短打姿势就在板凳区指指点点,再说他拍的不是腰是屁股好不好,若是击出安打还会被他扯着四处宣传丢脸得要死……本来这些他奥村光舟都应该视而不见,但对方偏偏总喜欢找他热身接球投捕一条龙,稍微漏接一球就会频繁提到“御幸”让人烦躁,心里想极了轻蔑毒舌对他进行全方位打击,但话说重了他去找由井了怎么办?

“小狼崽,每次我对你说三句话你只回我一句,你对降谷都不是这样的,你在想什么呢?”

光舟收拾好东西出门乘车途中还被粘着叽里呱啦,扭头刚想对荣纯说点什么又被突然打断。

是练习赛对手家的王牌,特意追过来开门见山说喜欢他的投球想要同他多多交流,铺垫良久最终目的就是想要加他line好友,光舟眼睁睁看着他被夸到膨胀,忘乎所以就拿出了手机。

“前辈,车快开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光舟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边揣进兜边往外走,任凭他在后面气到出怪声又大喊大叫。

讲道理这白痴是不是警惕心太低了,对于来路不明的故意示好都是照单全收,每打完一场比赛line上就能多出几个甲乙丙丁,有时间不多练几球numbers聊什么天还笑得那么开心。

“你破绽太大了,前辈。”

坐到车上把手机还给他,光舟扭头望向窗外,然后准确找到并凝视他在窗上映出的侧脸出神:我在想什么,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猜吧,泽、村、前、辈。


第二天比赛他又在投手丘上喊了暂停,笑嘻嘻对着走上询问的光舟说要做深呼吸。

等光舟展开双臂他就突然抱了过去,结结实实的Warm hug。

“你身体太僵硬了,小狼崽,这么紧张吗?”

他笑的特开心,又不禁讲起来眼神交流一类的话,照旧被光舟无视。

紧张?光舟当然紧张。

抑制感情,封闭自我,故作冷漠的绝对伪装差点因为一个拥抱崩溃。

你看,Game开始了——

动物具有和环境相似的保护色,除了掩护捕食还有躲避天敌,这说明生物适应环境是相对的,《进化论》光舟念的很好。

到底是谁在驯服谁?

这大约算是奥村光舟喜欢上泽村荣纯的一点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最近有点忙,后篇更新时间随缘,估计也是短小无力...(不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