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七日恋人(1)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栄純の場合)

>>“老子坐接坐传都是基本操作跑垒指导go你个头”の超神无敌外野手麻生尊后援会 特邀赞助

>>计划分几章的小中篇,灵感与梗来自钻A舞台降谷役广瀬智纪主演的宝井理人老师漫改电影《星期恋人》(绕晕【tomoki还是年下啊啊这可真是美妙的巧合

全员kuso,时间线不可考,想啥呢,怎么可能不ooc?

蹭蹭太太们六一儿童节的糖www

推荐BGM:ちょびっツ-Let Me Be With You // ROUND TABLE


七日的诞生,五大行星与日月之和。

我们之间有注定的引力,匮于明日,甚于今朝。


#00. 周日

“咳咳……”御幸清清嗓子,逆光镜片全反射出手中飞旋的圆子笔,他的表情严肃凝重,开始在练习赛反省会的尾声语重心长酿出一波阴讠……总结陈词。

“下面公布赛前赌约结果。”

他十指交叉置于唇位,众人屏住呼吸仿佛聆听人类补完计划。

“失分0,平手;四坏数,泽村胜;三振数,降谷胜……没错,到现在为止都是平手,然而,”

嘴角逐渐扬起,结果即将揭晓。

“打出的安打数,降谷胜,所以,这次是降~谷~赢~了~♪”

“恭喜啦,降谷君!”

“小春你不爱我了呜呜呜呜!”

小春为胜者送去的鼓舞与某人绝望的惨叫几乎同时爆出,气势宣天的降谷与绕场三周杀气腾腾的荣纯被众人推搡到正襟危坐的队长面前。

别误会这不是某种传教仪式亦不是结婚(?)典礼现场,只是青道黄金双投的默认式竞争激励手段……大概。

“总觉得被微妙地排除在外了呢。”川上四十五度角望天任凭忧郁笼罩。

“看御幸的表情,不参加比较好。”白州面无表情淡然安慰道。

事实总是恰到好处地证明着白州的预感正确,他们的天才队长果然顶着张“今天我就是要搞大事”的阴谋诡计脸,开口就拼命克制笑场事故。

“这次的赌约就是——输了的人要给赢了的人做一周女友!”

“嗯……嗯?诶诶诶?!!”

此起彼伏的喷水声后,众人纷纷拿出瓜子爆米花等一切看戏套餐,默契地眉来眼去,只为观赏荣纯借助双掌与桌子激烈对抗,降谷魂飞天外蹩脚装睡等精彩画面。

“不对,这个赌约根本不成立!不管我俩谁输谁赢区别根本不大吧?!”

荣纯拎起罪魁祸首的衣领前后摇晃,口里说着他多年与棒球为伍的人生中少有体现思维level的话。

而御幸随即给了他一个“以你的智商怎么可能懂所以乖乖给我照做”的鄙夷眼神。

不对,哪里都不太对。

“很简单嘛,也就是说你俩要作为恋人交往一周嘛,嘿哈哈哈!”

仓持终于送上致命一击。

在套路深似马里亚纳海沟的魔王面前,任何无谓的挣扎都是杯水车薪,御幸打了个哈欠麻木不仁地同众人一齐扔下两人,美其名曰独处机会,或背或扛着球棒鱼贯而出。

十秒后震耳欲聋的爆笑声传回。

整个晚上荣纯就像已跟降谷发生了那种不可告人的圈叉关系那样迷之尴尬。

两人保持着相同节奏结束了夜训,始终没人说话。

等到宿舍门口,降谷的反射弧终于在绕地球一周后归位,刚回神便突然开口:“呐,从明天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吧?我会好好享受的……那么,明天见。”

这下好了,愤怒的巴黎人民迅速攻陷巴士底狱,打响了法国大革命的第一枪。

“站住。”

荣纯的肾上腺激素径直上升没顶,以大义凛然的口吻教训起三个半小时后的交往对象:“无论是谁当女方谁当男方,恋爱关系难道不应该靠两个人共同努力维护的吗,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拼命努力,要是敢偷懒我一定用我爷爷祖传的巴掌拳揍你。”

说完光速奔回寝室抱出一摞少女漫画交到降谷手里。

“喏,参考资料,不管是投球也好交往也罢,都要全力以赴,明白吗?”

另一位当事人接过理论教材,脸上是类似我欠了你一百万我也不还的愤怒表情,口里小声嘟囔着烦死了你给我乖乖等着我怎么会输给你等逞强语句。

“那么,明天见。”

荣纯歪着头笑露八齿,带着薄荷气味的风拂过千山鸟飞,熟悉配方原来味道。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好的开始意味着成功的一半。

距离两人正式交往,还剩3小时23分钟。


#01. 周一

晨起日升万物兴起,又是新一周美好的清早。

荣纯刚推门出去就撞见穿戴整洁笔直挺拔守在正对方位的降谷,阳光描绘他线条分明如雕刻的脸,宛若推开艺术长廊深处最后一道门,静置百年的塑像兀自绮丽。

可惜扭头又一张欠巨款脸,怨念十足把荣纯生生逼退一点五步。

“早安短信……为什么不回我。”

“发短信干什么?”荣纯被天降质问砸得晕头转向,他早上压根就没看手机。

“干什么……”降谷的表情完成了从欠三百万到欠五百万的升级,“昨天晚上说的。”

啊!

啊啊!

啊啊啊!

终于想起来,从今天起,他和降谷正式交往了。

原来早安短信是固定项目……他连忙道歉:“这是我的责任,秉承泽村家的传统,降谷,请你用巴掌拳狠狠扇我吧!”

“……不用了,下次要记得。”

【早安短信,晚安短信,每节课课间要待在一起。】

荣纯在心里罗列着交往后的必做事项,抓耳挠腮也没能想出第四条,于是在课间疯狂骚扰金丸,对方在无数次装聋作哑和哈欠连天后终于施舍般回了他一句:“知道校园恋爱圣地吗?寸土寸金人迹罕至的,学校天台。”

行吧,天台就天台,没等金丸后面那半句“不过”讲出来就一锤定音。

午休时间荣纯喊上降谷,作为没回早安短信的道歉请了一包牛奶,启程前往目的地。

总觉得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

等等,那不就相当于承认自己和降谷平时就像在交往一样?

突然萌生这种想法的荣纯不禁扶墙震惊。

刚到天台荣纯就后悔了,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神挡杀神佛挡灭佛之势,吹得他差点一跟头滚下楼梯,最后靠着坚强的意志力顶风挪到栏杆边紧紧抓牢,嘴巴稍微张开就会导致面部肌肉严重失调,发型被狂乱地蹂躏……

不行了不行了,荣纯询问身后依旧站得笔直的降谷:

“你……说……别……人……交……往……也……这……样……吗……?”

“嗯。”降谷冷静地回答了他,任凭寒风呼啸,岿然不动。

荣纯觉得自己就像被摧残的风筝,在云端飘摇猝坠,胸腔被灌入的冷风搅得隐隐作痛。

直到他头顶盖下一样温暖的东西。

带着降谷味道的外套,倏然阻隔了外界的寒凉。

紧接着的是自身后而来的拥抱,将他困在栏杆间一隅。

“这样就可以了呐。”

降谷在头顶轻飘飘地说。

扑通。扑通。扑通。

荣纯只觉得胸口更痛了,是心脏即将跃出的那种痛。

脸上又觉得好热,火烧火燎。

真要命,他想。


由于第一天的白天进行得不太顺利,所以到晚上荣纯特意主动找到降谷,热情邀请他一起去洗澡。

“变态。”

“诶?”

迎面一盆冷水浇得荣纯冻倒在地抠都抠不起来。

降谷瞪了他一眼,走了。

“为什么啊,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荣纯硬生生抓下几根头发,诧异布满了他的双眸,这会儿御幸正好擦着头迎面走来,马上就被当做救命稻草拦住。

“御幸前辈,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你说什么了?”

“我说一起去洗澡啊。”

“我记得你们从今天开始,是在交往吧。”

荣纯忧心忡忡地点头,然后他眸子映出的天才队长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可真是个变态。”

“!@#¥%#¥@&……?????”


啊对了,晚安短信。

荣纯在睡前打开了手机。

To be continued...

(第02章快捷通道)


写一写两个野球马鹿的               恋爱                    故事     233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