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七日恋人(2)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降谷の場合)

>>袁隆平爷爷都能在沙漠种水稻了,入刺伟大,我还有什么不努力产粮的道理,我要永远守护双投天使【泪流(你倒是写啊【泰式旋风腿

>>野球马鹿恋爱故事第二弹

(第01章快捷通道)


Love is given to us, we earn it by giving it.

爱是上天所赐的,唯有奉献才能获得。


#02. 周二

天光未亮的清晨5点整,台灯下的降谷一边同眼皮斗争一边感悟恋爱辛酸。

数十本<君に届け>在手边堆成小山高,然而五本过后自我意志还是输给了困魔,就着漫画以头抢桌睡死过去。

喜欢一个人,真的好累。

好想投球。

视域中浮出仿佛底片晕开的画面,或在三垒或在外野的角度,尽是荣纯的背影。

他伸展手臂抬起腿,干净漂亮的投球,浑身上下淌着光。

降谷毫不迟疑地注视那个身影——

纯粹美丽的世界里,如梦似幻的人。

睁开眼睛。

啊,好清晰的正脸……

不是梦!

“你醒了呀~降谷!”荣纯枕着书,保持平行的角度对着他傻笑,“我在门口等了好久就直接进来了,没想到你这么用功,对你刮目相看了。”

“嗯。”

陪着面无表情缓缓起身的降谷(←吓的),荣纯拿出两人的手机同时编辑短信「早安哟……好的,你也是哦……ok搞定。」

“第一项任务完成,接下来一起去晨练外加吃早饭吧降谷!”

精神力联结黑洞的荣纯迅速扫起衣服若干,在旁手把手帮助因睡眠不足决定节能减排的降谷穿戴整齐,见证全程的小野下颚随两人的动作做着自由落体。

当时那么不情愿,这不是很享受的样子么?

荣纯推着降谷往房间外挪动,又回头笑着对他说“小野前辈,我们先走啦!”

投手的生态,真的很难把握。

他想。

不止是小野这么想,连自己都搞不懂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降谷被拉着跑圈后又被推进食堂坐下,对方边督促他好好吃饭,又不断往他的碗里夹着菜,偶尔眼神交汇,无端使他忘记呼吸。

荣纯的温柔是春雪初化的涓涓细流,分装打包准时输送,频次绵密到缠人的地步,两日前的降谷还是捧出所有器皿静待天露的旱民,如今已然拥有了整个世界的甘泉。

怀抱明媚,方知富有。

可是这一切却有个明确的期限——七日,今天已是第二日。

降谷安静栖息在他的冰壳里向外凝望想要珍藏的宝物,才发现自己伸不出手,他没法阻止时间的流逝,他没这个权力。

坐在休息区大口喘气,细密的汗珠与身心的疲惫纷至沓来,直到荣纯牵起他的手。

用他投球的左手,紧紧握住他投球的右手。

互相感受对方掌心的温度,指腹的茧。

“MUMUMUMUMU……看我把力量传输给你!”荣纯鼓着腮帮假装单手使用龟派气功,左手传出的力量与嘴里说出的话倒是相反,“要是你提前扑街的话我不介意提前换你上场,哈哈!”

“死都不要。”

“那就拿出一点斗志啊,气场什么的快放出来给我看看~”

话音刚落,降谷瞬间燃起,吓人一跳。

荣纯给他递水递毛巾,手始终没松开……

“可恶,明明只是想捉弄他们,怎么反倒跟死现充一样刺眼。”

仓持的悔恨嫌弃溢于言表,他妄图从御幸那儿寻求点儿槽友关怀,怎料阴谋发起者正哼着小曲儿,熟视无睹地在那儿挥棒。

“你最近过于平静了吧,该不是知道什么隐秘?”

“嗯?”御幸疑惑地回望他,又恍然大悟道:“不是挺好的嘛,只要能在投手丘上闪闪发光,怎么都行吧,嘿嘿~”

仓持斜眼瞪他,满腹狐疑。


“Nice,最近很有干劲,接下来也要保持这个状态哦~”

今夜的例行接球练习顺利结束后,御幸以余光轻瞥低头看着手指发呆的安静少年,随口说了句:“明天就是周三了,七天眨眼就结束了呢,降谷。”

正准备离开,身后传来幽怨的小声追问。

“御幸前辈,我该怎么做才好……能教我吗?”

“噗===哈哈。”

御幸突然高扬起嘴角,回身撑着他的肩膀捧腹,“好久没听到这句话了,真怀念呀。”

等他笑到爽,降谷也快变成人形刨冰机。

“作为前辈与捕手,怎么会拒绝这可爱的请求呢,不过失败的代价也很大哟~”

他金色的瞳孔是黑暗中的指明光,他身后缓缓矗立起的是不知通往何处的门。

「汝等即将踏往此地之人,舍弃所有希望吧。」

等待他的,残酷,又绮丽的梦。


#03. 周三

爱的最初可能只是一分的垂涎,然后在措手不及的时候漫延成海。

降谷躺在床上,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周三6:00am,荣纯的早安短信准时到来。

【早,等会我去找你吧。】

他掀开被子,衣服早已在提前醒来的清晨穿好,刚走到五号室门前,精神百倍的人造小太阳正朝他招手。

每当见到荣纯,降谷的身体与灵魂就开始分离对抗,脑海深处的某个声音在喧哗时脚步早就靠近靠近再靠近,他既克制不了思考,又控制不了行动。

“话说今天晚上,我们去约会吧~骑车去买东西,一起!”

“嗯。”

“交往的话,约会也算是固定项目吧!”

“嗯……”

降谷的手指慢慢攒紧。

这只是出需要人配合才能通关的角色扮演,即使开始就领悟到对方期待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这长达七日的play本身。

降谷了解荣纯,他对每场比赛都全力投入的人,无论输赢。

没想到最崇敬对方的一点却恰好化作伤及自身的尖矛利刃,一举穿透心脏击落悬崖。

可纵使飞蛾扑火化作尘埃,降谷选择放弃抵抗。

他没有那种力量。


晚上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棒球用品店,漫画书店……荣纯抱着新一卷漫画,身后跟着拎包的降谷,又给记忆提供了鲜活素材。

“七天过了以后,我们还可以……像这样吗?”

透支后几年的勇气,降谷终于问出了整晚在脑中萦绕不散的话。

“诶?”

荣纯满脸疑惑地回头望他。

如此微妙的犹豫终成最后一道推动力,将御幸前一夜的话清晰地推到他的耳边。

失败的代价将是付出所有。

降谷不是不怕失败,只是他本就一无所有。

“从今天起我们每日一次……主动亲吻对方,这是新的交往规则。”

冷风中声音更似断了的弦。

“诶诶?你说现在??”荣纯瞬间后退三步猫眼状紧张。

“嗯,因为今天快结束了。”斩钉截铁不容拒绝的语气。

“好……好吧!泽村家的男儿不惧怕任何事!”

话虽这么说了,但挪到降谷身边的距离就如同三亿光年那么远。

他伸出双手置于面前的肩上钳紧,大口呼吸。

“你稍微弯下腰……我够不着。”

他不仅声音在颤抖,手在颤抖,而是全身都在颤抖。

倏然踮脚前倾,给予了对方一个虔诚的吻。


降谷能感受到荣纯湿热的呼吸正撩拨他的眉心。

柔软的触感还停留在额间,而远处的夜景灯火已逐渐在他眼前朦胧摇曳。

明明只是吻了额头,心底却有莫名强烈的情绪疯狂涌出……

“我不客气了。”

就让眼前的一切崩溃,撕碎。

五指穿过荣纯的头发轻咬他的嘴唇,强硬撬开他的齿,用舌尖深入交缠,灵魂仿佛撕开皮肉露出狰狞面目的怪兽……

无所谓了。

都无所谓了。


To be continued...

(第3章快捷通道)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