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七日恋人(3)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栄純の場合)

>>二楼随便来点什么祭寺爹好了【我的敷衍已经自知

>>野球马鹿恋爱故事第三弹,车就别想了我真没考驾照

(第1章快捷通道)(第2章快捷通道)


一眼就心动的人,怎么甘心只做朋友?


#04.周四

强势包融亲吻中,荣纯的思考彻底瘫痪,降谷传递的是要促使他窒息的紧拥,而自己仅是抓住手臂就用了全力。

他真是不知所措到差点哭出来的地步。

“你……你先回去吧。”他苦恼羞愤到要死掉,语无伦次地说着话,想逃又不敢逃。

“不不……还是一起回去。”

结果咬到舌头。

那夜荣纯被选择性当机直到躺上自己的床,晚安短信什么的早已抛到脑后,整晚都在浅层睡眠的胡思乱想中度过——

降谷不不不不不会是喜欢我吧?

对方的孤独像高高筑起的城堡,脆弱安静又处处防御;自己只是环绕在外的海潮,无法揣测护城墙内的天地。

即使是赌约,即使可以用假戏真做来解释,kiss这种亲密操作绝对不是假装就可以做出来的耶……

那么自己对降谷呢?

第一眼就认定的Rival,从始至终的朋友,特别在意的人,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可该如何回应他的喜欢?

荣纯心怀b数自认大脑没这个处理能力,于是干脆装作鸵鸟钻洞隐藏自欺欺人。

反正七天过后,尘归尘土归土,众神归位,生活又能恢复平常。

一旦抱着如此轻松简单的想法,那么即便是面对清晨再次等待于门前的降谷,他也能坦然展开笑靥,半玩笑地说道:“早呀,今天可别突然亲我,真的吓一跳。”

“嗯。”明明是与平时无二的回应,这次却像是卸下什么重担。

见到对方的瞬间,荣纯才发现自己早有深埋心海两万里下的喜欢,小心翼翼反复暗示到忘记的地步,如今嗅尝到名为机会与自由的甘露,蠢蠢欲动几欲破茧而出。

他不知道,很多感情可以抑制,唯有心动,无处可藏。

“金丸!金丸丸!”

每到迷茫困惑的时候就需要出场的身心灵导师,连金丸自己都搞不懂的角色定位。

“我觉得我好像变了。”

金丸呲溜了一口手里的酸奶包,眨巴眨巴眼说:“没啊,你不还是个笨蛋吗?”

“不是笨蛋那方面的变化……等下,你这说的什么话!”

正待荣纯酝酿一波我有个朋友如此这样的说辞时,同班某个女生突然加入了他俩的对话。

“泽村君,金丸同学,有个事情想参考下你们男生的意见,”那个女生压制了一下狂暴的肾上腺素继续说到,“我的朋友A子和隔壁班的B君交往,明明牵手啊甚至接吻都有做啊,对方也没拒绝的样子嘛,结果这周突然说抱歉对你没感觉只能做朋友,你们说世上都是这种占便宜不买单的臭男人吗?!”

咦?这个形容好耳熟呢。

不知为何荣纯竟有种躺枪的微妙代入感。

“这个嘛,正常来说不交往试试看的话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吧,”金丸话还没说完对方便一道杀气袭来,好在他求生欲望比较强烈,“但是接吻这些如果不喜欢根本做不到的,所以明明没感觉还占便宜,确实超烂的渣男,那个你还有朋友单身的吗棒球部好男人很多的考虑一下……”

全全全全中,荣纯心里咯噔一下滑地上摔了,这说的可不就是他?而且他还真就准备到下星期就不认账,连说辞都一样:抱歉我以为我们只是朋友。

没想到自己是这种烂人,要是和降谷互换自己肯定会哭吧。

荣纯在中流弹后又陷入万劫不复。

而这世间本就是什么灵魂需要什么养分,哪怕刻意回避视线依旧无意识流连,球场上他们互为各自的宇宙,彼此从未包融,而是永恒独立的存在。

眼波在降谷的背影上栖息,思绪却如落樱流赸。

不能这样无视降谷的感情,必须说清楚。

结果直到今天训练结束后收操拉伸,他都没找到机会,彼时暮色低垂,他专心致志地发着呆。

背后传来降谷双手缱绻的温度,沿着背脊向下最终停在腰际。

荣纯瞬间感觉自己血液逆流向上,浑身不自主地颤栗,无论心动还是行动,他的身体比思想更早一步产生了反应,始料不及。

对方顺势将唇埋入他弧线纤细的后颈窝,轻咬舔舐,绵绵密密。

喉口逸出的美妙声音让他自己都感到惧怕。

急忙咬住自己的食指,却被对方强硬拉开,捏着他的下巴用舌头替代。

大脑窒息式空白,直接失去抵抗力。

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

灭顶疯狂。


#05.周五

恋爱关系与棒球最大的相似之处,打击能力决定距离,一旦上垒只有前进,要么得分要么OUT,稍许的防守失误就可能导致不可逆转的全线崩盘,所以在周四万岁漏接后,荣纯已无法掌控当下局势。

早间两节阅读课,全班熙熙攘攘挤进巨大的图书室,跟闯入迷宫的孩童般四处游走。

金丸把荣纯带到某个书架下,打了个哈欠向上撇撇嘴以作示意,然后撤到窗台边晒太阳。

这里真有什么恋爱指导书籍?

荣纯的视线从下到上四处延伸,他傻归傻,阅读量还是跟着上的,所以这左诗歌右哲学到底哪里跟恋爱有关了。

他转头想求助金丸,结果对方完全徜徉窗外浮云几片,睡死过去。

无奈移回视线到头顶,跟柏拉图的《理想国》较劲,伸手垫脚才够到边边角角。

有人经过顺手拿下递给他。

纵然冷酷依旧美丽,阳光镶上金边的侧脸始终矜贵。

荣纯不知道他与降谷此时拼凑出了如何瑰丽无暇的画面,他看不到。

头顶的热源逐渐靠近,亲昵触碰他的鼻尖。

他自然地闭起眼睛。

对方犹豫一秒后顺势覆上他的唇。

包融吮吸,极尽温柔。

荣纯魂肉彻底瘫软在降谷的怀中,他想紧紧抓住沿背脊向下探寻的手臂,又因害怕弄疼对方而松开。

仿佛被恶魔诱至幽暗地狱,甜腻的快感全身喷涌流窜。

“荣纯……”

低沉的尾音在耳边撩拨如弓弦的理性线。

他适才发现,炽热的人并非自身。

“砰——咚——!”

柏拉图的《理想国》从手中滚落,好巧不巧正中他的脚。

疼痛感蛮横扯回他的理智,午夜零点的时钟敲响,辛德瑞拉的魔法猝然湮灭。

“到此为止吧。”

不能再继续这种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了,在这种开玩笑般的赌约下。

“降谷,游戏结束了。”

“嗯。”

依旧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淡然回应了他的要求。

荣纯后退四步飞奔而去,中间撞了三张桌子两个人一道门。

“我说泽村同学,来个图书室就让你这么兴奋呐?”

副班长抱着手臂吐槽道。


To be continued...

#三百字就可以写完的一章看我扯了两千加#

#下章就完结了真的HE不信算了【烟#

#下章到底怎么写啊抓头#

(终章快捷通道)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