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天ノ弱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荣纯の場合)

>>下周忐忑休刊中,希望寺爹永远温柔,青道的大家永远可爱,世界永远和平

>>这次写写官方设定里荣纯是爱哭鬼这个梗吧,我先笑为敬ヾノ≧∀≦)o还有我第一印象中的降谷~

tips:标题来自同名歌曲,意义为“天生的胆小鬼”w

时间线大概一年级,具体不可考,灵感来自药丸太太留言中讨论→单纯纤细爱哭荣纯,还有抖S趣味微妙觉醒降谷出没,少量暗示性描写,若有巨大ooc可以打但是请别打脸!


回忆是某种角落里的思乡情怯,荣纯捧着昔日小伙伴寄来的礼物黯然感伤。

当他的眼泪毫无理由地扑簌簌落下时,好巧不巧被抱着动物图鉴的竞争对手撞个正着。

水汽氤氲的逆光视域,无论他多快想擦掉证据都来不及迎接对方因讶异而逐渐放大的双瞳。

“你,你,你怎么突然来这里?!”

“我经常来……”降谷熟练地坐到他身边,暗示着秘密领地的率先发现权,“这里不会被前辈们抓到。”

荣纯像被电击般弹起,大笑三声感慨“怎么下雨了”又威胁着“你什么都没看到”拭泪离去。

降谷下意识望天,朝阳耀目散晖,万里无云无雾,空中掠过的羽翅映入他眯起的瞳孔中。

「麗しい。」

他在心中反复念想偶然得见的那泓泪泉,幽美如斯,爱花、羡鸟、哀霞、悲露——

想要独占这并非私有的绝色,虽生灭绽谢而吾往矣。

序//


“我有一个致命的秘密被我的竞争对手发现了。”荣纯纠结着手指紧张严肃地求助于金丸,希望对方能看在同级同班外加和师匠同寝的份上,为他指明通往人生康庄大道的正确岔口。

金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含糊不清地问道,“多致命?”

“这,这不是重点!”荣纯极力掩饰,但逐渐涨红的脸出卖了他。

金丸不禁挑眉大小眼,装聋作哑哈欠连天抛去【没诚意就别找我】的面部语言。

“好吧,我只能说,这是关系到我作为男孩子……不,男人权威的秘密。”

以他有限的智慧自然不知闪烁其词仅会带来更大猜疑。

所以金丸逐渐浮现出的【滑稽】笑容——歪了歪了,肯定必须绝对想歪了。

“一星期长高高酸奶。”

“成交!”

二人眉来眼去达成了肮脏交易。

经过整个国语课的奋战,午休时分金丸把荣纯揪到无人角落,扔给他某个写满小字的笔记本。

岛田庄司占星术杀人魔法,绫辻行人钟表馆事件,阿加莎克里斯蒂无人生还?

荣纯从满页本格推理小说记录里抬起头,金丸咳嗽几声后为他翻页“这是我的读书笔记啦别当真”。

【校园追妹威逼堵人魔鬼墙角咚】

下面用火柴人简要描绘了如何将刚转弯过来的某人措不及防拉至楼梯口然后进行一系列臂咚腿咚并且威胁对方不准把秘密说出去否则就地打死打残的演示。

在荣纯还在纠结这个是否过于暴力时,金丸擅自一拍即合催促他快速行动。

午饭过后众人纷纷返回教室的时刻,荣纯忐忑立于楼梯转角,视线的对面金丸正给他打暗号。

一咬牙一闭眼伸手抓住来人扔到墙角:

“泽村同学是想找我下棋吗?”

“不不不……哲队你好哲队慢走!”

“蠢村你想干嘛?!”反身泰式旋风踢。

“救,救命……”

“泽村酱,要还我布丁吗?”

“没没没,晚上回寝室再说吧前辈!”

“泽……”

“哈,哈哈,师父中午好啊,哈哈……”

“泽,村,同,学。”

“大哥!我最近跟贵弟小春关系很好胶似漆,请您放心!”

短短半小时内将棒球部前辈全部咚遍外加收获亮さん温暖人心笑容一枚的荣纯几近崩溃,他愤怒地扶着墙喘气,对面策划人满脸【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摊手远离现场。

被耍了,绝对被耍了。

他在盥洗台以冷水浇脸,这回真的吓哭了,可能自己以后再也无法平常心拐过楼梯口,心理阴影已经产生,不是谁都有勇气整天跟棒球部的前辈们转角遇到爱。

再次抬头,他的目标对象竟幽灵般出现在右手侧,通过镜子反射安静注视。

荣纯全身汗毛顿时立定敬礼,血液逆流成河。

他的身体疯狂想做出反应,可脑子里全是金丸画的火柴人……去tm的火柴人。

下意识后退三步,对方乘胜追击。

再后退,对方再欺上。

“砰。”后背贴上隔间门板,无路可逃。

降谷低头近距离凝望,又伸手用带茧指尖拂过荣纯眼下的水珠,沉默在苍白中沸腾。

“你哭了吗?”

“才没有!!!”

荣纯尽力不让自己移开视线,否则就是心虚的表现,否则这番交手就输了。

纵使眼光纠缠打结,纵使看上去像要吻上。

“那就好,”降谷面无表情地总结陈词,“不要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哭。”

“哈?你这家伙……”荣纯瞳孔中浮现出的,是与初遇时朝他扔出高速球后还嚣张道歉——同款眼神。

这个混蛋,该不会有那种,自己的猎物只有自己能欺负的……恶趣味?!

他想挣扎,口袋里卷着的金丸笔记本却恰好滑落在地,降谷又恰好弯腰捡起,恰好翻到了对敌策划篇,举高躲过某人一波抢夺,默默捧读:

“校园追妹威逼堵人魔鬼墙角咚,将转弯过来的降谷措不及防拉至楼梯口然后进行壁咚……嗯嗯,这不就是我现在对你做的事?”

完了,彻底完了,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了。

“还……还给我,你到底想怎样。”荣纯红着脸拽着对手的胳膊拼命够着史上最白痴的作战计划,泪眼几乎要夺眶而出。

他的一切反应都疯狂刺激着面前之人的大脑。

倏然间降谷反手擒住荣纯,捏着他的下巴朝嘴唇啄去。

危机时刻还是强大的运动反射神经起了作用,荣纯完全没经过大脑就使出了泽村祖传掌拳,而降谷的运动反射神经同时运作,竟然就给躲开了。

混蛋,平时接球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稳过。

“喂喂,刚才超危险的,你这家伙什么毛病。”荣纯猛地夺过超白痴作战手册,两三步离开危险区域,“不许跟别人说这件事否我一定会揍,揍你哦!”

“嗯,不说的。”

降谷疑惑不解荣纯满脸血泪,一切成冤成迷。


当人居于危险情境中时,会不自主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这种既成的恐惧感不以人的意志转移,这种情绪异常表现会非常类似于:爱慕之情,故研究者称其为“吊桥效应”。

人常常会为自己的生理表现寻求一个合理解释,这是情绪二因素理论。自那日厕所奇遇后,荣纯将他此后遇到降谷时发生的心如鹿撞意乱神迷统统归结为【秘密依旧掌握在敌人手中】的自然惊惧。

尽管他的“敌人”从未向任何人提过此事。

一直以安宁信守曾许予他的承诺。

这之后的某天比赛降谷首发,五局尾端2OUT一三垒有人,暂停时刻监督叫来在牛棚热身的荣纯,他大笑三声“哈哈哈将军您终于要让上场了”结果被告知仅是上去传令,最后顶着张【愤恨不甘but必须鼓励so气笑交织】脸跑上投手丘,极不情愿地大喊道:“代替我首发的人怎么可以在这里被打倒赶紧给我振作起来帅气的k掉对手结束这局!!!”

“再说一遍……”降谷藏在棒球帽下的双眸骤然明亮闪烁。

“说啥?”

“说【代替我首发强大帅气厉害无敌的降谷】这句。”

“你这个混蛋看看场合好吗,再说我哪里说了这句了少给我加词……”荣纯的脸颊由白转红宛如季节变换下关不住的满园春色,“行了行了强大帅气狂野冷艳投完这局就赶紧给我下场!”

“绝对不要。”话虽如此,但降谷嘴角轻轻上扬,是无人察觉的弧度,除了荣纯所在的区域。

笑,笑了。

他低头回到选手席,胸腔中传来的“扑通”声不绝于耳,而且完全没有要停止的预兆。

从100多年前起,全长450英尺的卡皮诺拉吊桥便危悬在230英尺高的卡坡拉诺河河谷上,彼时荣纯的内心仿佛行走在5英尺宽的桥面上,他惊心动魄心生惧意却无可逆转地臣服于爱恋之情。

是夜荣纯早早的回到寝室,趴在床上脸埋进枕头,他需要放空自己整理心情。

房门打开又被反手锁住。

来人挪到床边坐下,裹挟着北海道初夏连天花海的风。

“身体不舒服吗?”

“嗯,嗯?!”

发现声音不对劲的荣纯想起身却来不及,对方已然压上细碎亲吻他的脖颈。

绵密触感犹如北国冰雪消融后的涓涓细流,与伸入衣角触碰肌肤的指腹反向交错,一者蜒背脊线激跃而下,一者顺腰腹线缓慢攀上。

撕开寂静的是凌乱呼吸与粘腻呜咽,发梢被修长的手指勾起耳垂被轻咬舔舐,身体被某种大型生物紧压着磨蹭,灵肉都像溶化清池的花瓣。

“你……你这家伙……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有所怨恨吗……”荣纯扭过头瞪着降谷,眼眶微红水光潋滟,然而某位同学表情依旧无风无雨。

“因为我想把你弄哭。”语气淡然地像喝白水。

“我到底触醒了你的什么封印我改还不行……”

身体突然被掀过,荣纯抬起双臂挡住红透的脸,慌乱无措喉口汩汩,黑暗中追逐泪痕的吻迹片片烧浇后又在原处绽出侵骨铃兰,簇簇花非花;暴露于空气的皮肤与纷至沓来的灼热反复接触,仰首吐息,团团雾非雾。

然后手臂被扯下,朦胧中光明再次被遮挡,无意识反拥肩背,微张着唇齿相迎。

七魂六魄四散疏离,胸口被什么逐渐装满,快要溢出来,溢出来……

他即将原地溺毙。


「黑暗中,少年的体温温暖无际,他听任泪水向下流,脑袋像清泉一泓明可窥底,水四下流溢,除了一种甘美的快慰,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甜蜜。」


Fin.


----


开不起来了跳车了你们自驾到终点吧再写我真的要冲进去跟他俩同归于尽了

我很努力了,摸泪。

最后还要祝姬友 @謎渋 和小太阳都生日快乐!【我啥都没搞啥都忘了我该怎么办(自吊)

评论(1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