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打上花火@降谷7.1生快!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

>>北海道白熊拥雪后援会X盛绽展翼小天使后援会 特邀赞助

>>写写夏天必须要有的花火大会吧,但由于花火大会的时间和夏甲时间会有一定冲突,所以时间一定是存在bug的请谅解ww背景是进了夏甲【并没啥用(敢写就不怕寺爹打脸哼哼

然后给一个非原创的人物瞎编了名字,大家看到那里就懂了_(:з」∠)_

//题外:车什么的还要学习驾驶技巧,先回归普通文缓缓,然后推荐隔壁优秀的驾驶员→萌萌哒太太

ww文名同米津玄師歌曲《打上花火》超好听的来听啊!

祝降谷晓7.1生日快乐~希望早日走出低谷突破自己,青道的大家都等着你的回归~


One.

“你在老家的球队是王牌吧,应该什么比赛都可以投到最后……”

一年级的时候降谷曾像这样问过荣纯。

“为什么要离开曾经的伙伴?”

荣纯原本的笑容渐渐从斜阳半照的脸上消失,他蹙眉垂首像是要哭了又忍住。

曾舍弃过拥有的一切,又差点被命运所扼杀,当然是为了……从未见过的风景。

“你呢,你为什么离开家乡的伙伴?”

“我……”

因为我才是被抛弃的那个……吧。

两人互换着抛出问题,心里明明都有答案却都没告诉对方,戛然而止的聊天将谜题留向了未来。


Two.

『比赛结束——!』

『九局下半由队长兼四棒御幸一也打破同分的僵局给出再见安打——守护神再次降临!』

『这个豪门复活的夏天,此时此刻终于重新攀上西东京顶点的决赛优胜者是:青道高中!』

王者青道的呐喊声响遏行云,御幸眯眼仰首,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宛若从天徜徉而下,泄泄其羽。

最先冲上去的是青道的投手们,哭成白痴大叫这是梦吗这不会是梦吧的荣纯,小声说吵死了的降谷,同样涕泪满面认真回答不是梦这不是梦的川上,多面夹击拥住了他。

紧跟着三人涌上的同伴犹如潮水。

那是青道的7月,蝉鸣连天阳光斑驳群鸟多如纸屑的季节。

从漫漫永夜逃脱,他们终在这里打破命运冗长的束缚。

就在所有人裹挟着欢乐气氛走出明治神宫球场时,降谷意外被一个久远却熟悉的人拦住。

“晓,恭……恭喜你。”

局促不安反复纠缠手指的人正是降谷的国中捕手藤丸孝一,他深深呼吸压制逐渐涨红的脸,然后努力大声说到:“以前真的对不起!!!”

降谷怔怔地站着,保持着什么东西被打碎的缄默。

“以前是我没能力接住你的球,又随着众人流言蜚语……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少年猛地九十度鞠躬,再次抬起头后,匆忙伸手擦去眼眶中噙着的泪。

“你表现的很好,现在的队友也很厉害,真的替你高兴。”

“不用道歉。”降谷双手有些轻微颤抖,明明事后的道歉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却还是湿润了眼眶,他久违地发自内心扬起嘴角,“都,没关系了。”

过去发生的事情终究是无法改变,,但过去的人可以,过去的自己也可以。

独自转动的小行星,总会找到可以环绕的宇宙。

“甲子园我还会去的,去给你加油!”

与国中前队友交换邮箱后又目送他离去,降谷感到了某种释然的快乐,他突然想起曾经和荣纯聊崩的话题,不可抑制地想同他分享。

可回过头时,视域中的荣纯正被家乡的伙伴们环绕傻笑,嬉闹声不绝于耳,他和每个人拥抱又低头帮若菜擦眼泪,仿佛从未隔阂亦从未分离,那是只属于他们的场所,任何其他人都无法介入。

每个人生都面临着两个选择,或是当观众,或在剧情中。

降谷独自一人在特等席位不知所措,适逢阳光刺眼 ,于是抬手遮住脸,默默结束了这场美好到让人感伤的眺望。


Three.

白日炽烈的暑气与夜晚的凉风缠绵,浅草寺门前人海沸扬,径自涌向隅田川烟火会场。

穿著浴衣的青道众紧跟着浩浩荡荡的数千大军缓缓朝吾妻桥挪动,耳边太鼓的律动、高亢的笛声层层叠叠不断回响。

就在大家感叹东京不愧是大都市人真多时,从远方视线不可及处发出的爆破声顿时响彻天地。

激昂的欢呼声从前方的人群中传来,尽管还没有看见烟火,心绪也不由得随之振奋。

“我说你们三个人,跟好我,可别走丢了。”御幸扭头对荣纯降谷小春说道。

“御幸前辈,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荣纯把头凑过去大喊,连同降谷也无声抗议着。

“嗓门真比烟火声音还大啊你,就说说你们几次因为在球场找厕所迷路了,自己数数。”

直到上了吾妻桥,新的爆破声再次传来,所有仰望夜空的人们眸中皆映出漫天华彩。

梦幻般的绚丽烟花此起彼伏在整片夜空盛开,残影还在闪闪发光,新的烟火又瞬间绽放,无数细小花束扭动着落入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

烟火,是人类创造的事物中,最为壮阔美丽的。

它由无数的奇迹组成,点缀着黑暗中最旖旎的梦,纵然只存在于刹那之间,也是永恒的凝结体。

就像在青道的每一球每一场比赛每一次欢呼,它们早该消失在发生的后一秒,却永远存在于每个人的青春记忆中。

“我倒希望你们永远是小孩子。”腹黑眼镜喃喃自语,然后被烟火声轻易盖过。

这时不知谁喊了声“快看那不是药师的三车”“三车你个大头那字念轟啦”,而对方正红着脸四处瞅着各种食物口水快要留到脚……

等真田举着十几盒章鱼烧挤开人群过来,看到的是青道几个垒手各拿着什么吃的围着他家雷市“这个给你吃要不要来青道玩呀”“呜哇好可爱平时是这种性格的吗”“还要吃吗学长给你买”等……这种画面。

“我好想报警。”

“住手。”

骚动纷乱的人群逐渐将降谷和荣纯单独挤到路旁。

降谷悄悄地侧目望去,荣纯的脸庞被或红或蓝或绿的光芒照亮着,他承认自己在暗自庆幸棒球卡密赐予的机会,但某种冲动和投球的渴望并驾齐驱,如果不做些什么大概会疯狂四坏自爆。

默默伸出右手向旁摸索……

等下一次烟火似垂柳散开时,倏然捉住对方空空的左手。

指腹布满茧子,指节修长柔软,掌心说不上是温暖还是冰凉,即使不去看也知道他握住的就是荣纯的手——

稍有瑟缩,却没抗拒。

降谷便放心大胆紧握,十指纠缠细密触碰。

“喂~泽村!降谷!”身后传来班上女孩子们的呼喊,她们身上鲜艳的浴衣与色彩繁复的天空辉映,用盈盈一握的绣花团扇遮住脸上的红晕。

抱歉……降谷在心里默念,唯独今天他不想再让第二个人停留在荣纯的身边。

只有他,只有他就足够了。


Four.

两人就这样手牵手在人海穿梭,走完一条街吃了四根棒冰还经过了被鸣和树闹翻的捞金鱼摊位。

稀松寻常的让人不可思议。

而后竟然误打误撞进入了最佳观赏区。

流萤倾泻星桥落,火树银花不夜天。今夜的第二场烟火喧闹着再次腾空,灿烂如昼。

“家,家乡的朋友怎么没来陪你。”趁着中间的空隙,荣纯突然开头问道。

“?”

“就是那天比赛结束之后,跟你表白的那个……”

“???”

西东京选拔赛决赛后,刚想追上降谷就被眼前一人流泪一人微笑的画面阻住手足。

他愣愣地站了数秒,直到御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明明是我一个人的降谷竟然跟其他人表现得很熟很温柔的样子那个人是谁呀’——就,全部写在脸上了少年。”

“不要随便读心啊正捕手!”荣纯吓到炸毛,几乎叫出声来。

“那是降谷老家的朋友吧,偷偷告诉你我刚才听到对方在表白哟嘿嘿嘿~”

原来他并非始终孤独一人,荣纯想,这是值得替他高兴的事。

但心里为何会不断涌出失落与烦闷?

“没有表白,只是道歉。”降谷认真解释着,“他是我国中时的捕手。”

“那就是说,你是同国中的队友和好了?”

“嗯。”

这个误会大发了……荣纯在心里擦汗腹谤,都两年了他仍然被御幸唬的团团转,完全没长进。

“你很在意吗?”降谷突然低头朝他耳朵吹气。

“我我我我为什么要在意,谁在老家还没几个朋友……”荣纯的表情藏于夜色,却被语气出卖,“好吧我承认,稍微有一点在意,但也只有一点点!我以为我在你心里是……最特别的那个。”

不是队友、不是伙伴、不是朋友的那种特别关系。

“那我喜欢你,这个算吗。”

“突然表白干什么啊混蛋,而且这么随意就说出口了?!”

“我是认真的!”降谷皱着眉头气场全开,“我真的喜欢你。”

——这种喜欢就像烟火一样,在心里的每个角落每个缝隙噼里啪啦炸开,宇宙磅礴冷漠,可从最初至今,你始终是点亮我心中的闪光。

“别别别再重复了我知道了,知道了……”荣纯低头用右手挡着脸,他想跑却被拉回来。

在广袤无垠的星空下,攒动人群中微小如尘埃的两个人,在天与地之间静默相拥。

总以为自己脆弱不堪地不断失去着,可在蓦然回首时,心里已满是值得永远珍爱之物。


Fin.


这次生贺本来是准备了两篇文,一个是这篇傻白甜w还有一篇双人互相微妙焦躁感的车,结果我在写傻白甜的时候脑子里就嘻嘻嘻在想着车,开车的时候又因为技术不够翻车了……导致两篇都没写好【自尽

所以先把这篇发了,然后另外那篇看我自己造化了,让我再练练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