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降泽/双投】美しい世界(2)

>>钻石王牌同人/降泽/双投(鬼都不信的HE)

>>边看边哭边吹寺爹抖M协会  赞助→→→纵使虐成狗还是爱寺爹秋咪❥

>>本部分背景在白龙战前后区间

18R描写有√春甲前交往确定√分手危机有√情绪化表现有√黑化剖析有√微妙OOC有但是会自控

以上皆可接受请接粮www

(一)      【石墨汇总链接】

------------------------------------


6#

终于降谷发现了,一直跟在身后的,消失不见的人,与双手之间握不住的,不受控制的,正准备离他而去的,都生出羽翼,变成掠过的飞鸟,下上其音。

他再次立于秘密花园的入口,蔷薇蔓绕的铁栏内是无人知晓的场所,他曾在那里望过三年的群星月影,能与他作伴的只有棒球,只有反复将自己抛向未来,抛向未知的命运。

晚上跟着小野前辈和由井从“御幸讲堂”里走出,引导与配球的知识点在脑子如左水右泥,所以在看到荣纯靠在他们寝室门边时还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对方抬头挥手咧嘴笑,绚丽粲然依旧。

降谷跟着他走到自动贩售机边,接过他抛来的果汁,望着他做到长椅上拍拍旁边的空位说,别站着呀,过来坐吧。

“抱歉,上次我的确生气了,但不是在生你的气。”

降谷刚坐下荣纯突然开口,琥珀色的瞳孔瞥一眼又闪烁着躲开。

“哦……嗯……”

荣纯满脸不可思议扭头盯着他,片刻后只得连连叹气,“什么啊,你这家伙肯定都忘记这件事了,我就说我干嘛要道歉。”

啪得拉开罐子仰头三口下肚,喉结涌动,荣纯眯着眼睛露出爽利的表情。

“那我先走了。”

他起身刚准备走就被降谷捉住手腕。

“我有两件事想问你。”

第一件,如何得更快融入队伍中。荣纯当即合掌表示这个简单,他用指尖戳着降谷的胸口画了个方形,首先你要确定这里有一扇门,他比划到,先开门让自己走出去,然后再邀请别人进来。来来来择日不如撞日不如现在就跟我一起练习胜利的呼喊【哦西哦西哦西】……降谷很伟大地在前辈们狙杀过来前制止了他。

第二件,降谷朝面前站着的荣纯伸出双手,对方愣住思考了数秒又摇了摇手中的罐子,“是要这个吗,我已经喝完了……诶?”

拽下荣纯的胳膊,抱紧他。

温暖,柔软的身体,刚好能让自己收紧环绕,手指抚过微微隆起的脊骨,像偷偷藏好的翅膀。

“你喜欢我吗……荣纯。”

抑或只是我困倦梦沉,欲望的反光。

荣纯手一滑,罐子落地叮铃铛铛,他有些疑惑不解地嘟囔着:

“我喜不喜欢你,难道还不够显而易见吗……”

雪甚却无声。


7#

先从自己能做到的开始,一个个来……

“一人出局!一人出局!”

降谷竖起食指对周遭开口,one out,开了天荒。

【声音再大点呀!一人出局——!】

喊话指导泽村荣纯今日依旧热血喧哗。

他们都不是擅于伪装的人,固执、任性、为了争抢什么还会吵架的孩子气。

他们太不一样,却又太相像。

他的翅膀,他的冰霜,他的眼眶,他的武装。

降谷打开他秘密花园锈蚀的铁门,天空触手可及,就像要崩塌下来。

他好想把荣纯永远放在花园的正中心,只要一直对自己笑起来,则是草长莺飞,新的天堂。

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作是爱。

他的爱情。


8#

「羽ばたいて」

“要飞得更高”

「あの雲を見下ろすまで、羽ばたいて」

“直到俯视那片云朵为止 要飞得更高”

降谷飞的轻快而骄傲,身体因燃烧而沸腾,渴望站上投手丘,与强者对决。

他操纵着羽翼向更高的空中飞去——

【球队不需要你这种,曲解积极性的傲慢行为】

当惩罚到来时,灼热的日光融化封蜡,人造的羽翼松动散落,失去翅膀的他无奈挥动手臂,终落入万顷碧海。

视域中的荣纯像线条分明的工笔画,淤泥中纤尘不染的眸子,似晴空里的雪。

他们之间,突然就隔了千万里。

【我们不希望你总是一个人打棒球】

一个人打棒球……

一个人……

降谷晓发现自己终于得到了答案,或许从最初的紧抱与亲吻开始,他就该明白。

光点在他眼中像青心寮的灯盏逐个熄灭,没人察觉到他的表情有多失落。

那是他对自己灭顶的失望。

原来他的秘密花园中,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人在过,也许以后也不会有了。

为何他还觉得荣纯在他的隔壁,明明一转身就能看到,明明一伸手就可以触到,明明……

时钟好慢,永远好长,眼睛好热,视线模糊。


9#

当我对你的爱变成欲望。

你出现时,每个毛孔都颤栗着宣告着对你的所有权。

你离开时,整个身体都坍塌萧索枯枝燃烧黑烟滚滚。

我想把你锁在我的花园里,让你哪儿都去不了。

可我仍旧感到恐惧。

因为你带着我世界里全部的油彩。

若是失去你,所有都将黯然失色。


10#

白龙一战后荣纯飞快成长,状态像发芽后努力扎入天空的草尖,郁郁葱葱。

只是降谷很久都没主动找他,还时常独自纠结着思索着什么,那会儿他并没有过多在意。

首次上新闻外加被人夸赞的感觉很好,更好的是与强手对决享受比赛的紧张与喜悦,那是他在选拔赛中从未充分体会过的。

任凭是谁都抵抗不了想飞的渴望。

承认、期待、鼓舞……终于真实地让他全部拥有。

机会,一定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他绕着球场奔跑,笑得像夜空中的星移变幻。

然后就碰到数日不曾找过他的降谷,拉着他将他堵在光照不到的角落,表情冰冷得让人胆战心惊。

“不要跑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啊?你说什么?”

“你的眼里,你看到的风景里,不许没有我。”

“降谷你……究竟想说什么?”

荣纯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升温即将沸腾,他本应该继续迷惑,却逐渐清晰,他竟就这样理解了对方没头没尾的话。

然后他的头被猛地扯过,像被撕咬般的吻住。

再松开时,他竟然在想,好冷,吻他的唇好冷。

焦躁像流行病疯狂传染,荣纯对这种感觉无从下手无处释放,他甚至感到莫名的心痛。

开……开什么玩笑,我们之间,到底是谁扔下了谁?

“降谷你告诉我,你眼里看着的,到底是不是我?”

“我早就跑到你的身边了,你却什么都没看到……”

自春甲之后,到底是什么占据了你的一切,巨摩大?……本乡正宗?

于是他反扯过降谷推倒在墙边,拉开衣服不顾一切地亲吻,喉间尽哽着呛人的悲怆。

【要做吗,现在?】

荣纯皱着眉头,但他的眼神依旧坚定明亮,字字句句冲向降谷仓皇不安的心。

喏,给你,明明除了投手丘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你这混蛋不是觉得是我抛下了你吗,动手啊!现在就动手!】

降谷在抗拒与顺从间迷茫挣扎,然后他撞翻荣纯跑开,到头来还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强势勇敢。

沿着墙壁缓缓坐下的荣纯仿佛经历过梦魇,他抱紧自己任凭身体被冰河封冻。

如果从开始就好好说出喜欢这句话,结果会不会不同。

为什么没人说,为什么。

已经无法挽回了。

遠くへ。


To be continued...


我终于开了个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欢迎互关咩哈哈,还是在微博上啰嗦碎碎念比较方便233

最近因为太热浪病了不过现在又可以满血复活撸文了happy

这篇完结之前先让我穿插几篇搞笑的缓缓www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