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lec

此号主打棒球番ww(降泽/光泽√A3/榛3√)
ダイヤのA全员排列组合式杂食但日常降泽传教❥本命寺爹
# 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一人即万马千军。
终于开了微博@双投的滑垒胖次 以后碎碎念就搬到微博啦,欢迎来找我玩~

©Karmalec
Powered by LOFTER

【钻A/光舟泽】开门见山

>>钻石王牌同人/光舟泽/京片儿相声风

>>基友 @謎渋 偶然点梗,于是灵机一动尝试“看上去就有病”文风,反正平时老写矫情的大家都看腻了,偶尔也要换个口味灭哈哈哈哈~如果大家看不懂我在写啥的话大概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揍

>>京片儿相声风与棒球番兼容测试,文风有参考借鉴各种乱七八糟的,背景西邦战后,无下限全员kuso,超短打极OOC。

说正经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相爱,每秒三十万公里;灵魂,透明粒子云,孤独坚持。

暗恋,无量无劫无边空间倔强式自颓。」

奥村光舟:早在那会儿看见你,就知道我心里再无安宁了。

泽村荣纯:讨厌是你说的,喜欢也是你说的,我咋老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大哥们儿爱不爱总得给句痛快话,否则路太长水太深还是您自个趟吧。


今儿早上光舟刚踏进饭堂就觉着不妥,首先大伙都往他这里瞅,其实吧光瞅瞅也就罢了,还要咬耳朵,完了还笑…当时他就不乐意了,他心想着自己上辈子肯定与众人为敌,抛弃后心理始终临战,人一多就起急,五分钟臊眉搭眼,超过就翻脸。

这时身后钻出好大一团影儿,是拓马在他身后摇头晃脑使劲递眼神。

跟谁递眼神呢,再这么瞧我我就要往坏处想了。

别别别瞪我呀,都快把我冻感冒了。拓马急忙压着嗓门儿解释,全队都知道了,你喜欢泽村前辈。

噗咳咳,光舟脸上风云突变,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纯纯纯属无稽之谈,丫的谁说的我废了谁。

拓马连忙撤身躲过一膀子,真不是我说的,我都是才知道的,你最近还跟谁走的近?

光舟端着饭盘儿端坐,视线飘到当间儿的浅田脸上。

我我我吃饱了,浅田惊慌摊开十指挡嘴。

谁跟你说这了?

然后这个故事的男主人公泽村荣纯就箭步如飞奔过来,满路狂吃岔喝大笑人都管这叫青道式奔放。

他冲光舟喊,狼崽子呆哪儿别动,你还欠我一顿聊天儿。

光舟戳着饭,心脏跟着肩膀上扶着的一胳膊载浮载沉,兀自飘了。他瞅着身边那人嘻嘻哈哈说话夹着字儿,试探了一句:前辈知道了吗?

荣纯眼睛锃锃发亮,光舟心里噔噔发憷。

该不会是……老大选我当王牌了吧?!

话还没完那厢降谷就不乐意了,湮灭物质能量圈儿绕着全身公转直往荣纯这厢飚,光舟连忙挡着他,别信他的,没这回事儿,不是冲您。

好在男主人公尚未意识这蜚语流言,如此光舟也是着急,尽想怎么把他支出饭堂这是非之地,于是假装特不情愿地说,前辈咱出去练接球吧,我给你接?

荣纯本来特利索给答应了,结果身子歪边儿不走了。

哥你不总风来火去的吗咋还成一慢脾气了?这话还没落地,御幸夹一球棒显得事儿特多特忙来了。

那个狼崽啊,他笑得眼镜片儿反光,昨晚上说了多少梦话你记得不?

什么梦话什么梦话?荣纯开心接过话茬儿,结果被五大指摁饭桌上。

没您事您别老瞎应承。

什么没我事,你就这么对你前辈,摁着不给起?

御幸差点儿就给笑晕过去,拿指头猛捅,反正迟早不是要知道的,干脆点嘛。

光舟鼻子都气歪了,能正经点儿么?到底谁说我喜欢泽村前辈,谁说的……

得,不打自招。


第二天在班上光舟又给自个儿不对付了,心里自骂甭骗人了,明知会难受,还是把自己弄难受了。

早先在国中就这样,可假装不理解也是不妥,拼命装懂事也累,什么都不说吧可能朋友都做不成,本来感情就这样,人人一手牌就坐桌上互摸,看得透的就给站背后瞧几家,心情好还给支招儿,有人抓一把好牌最后打不出也白搭,天性问题。

所以前天晚上在他狗急告白后,荣纯只是眨巴眼说,不行吗,喜欢我不好吗?

要换刚见面那会儿他真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可现如今美感残存好感尤升,无法指认。

这种喜欢,若是拥以自傲据以轻视,大略就再也无法触及了……

无论起先如何恶煞神凶口里说着我怎么那么爱理他呀,事实上都无视他的观点评价,泽村荣纯的美好依旧,客观深藏宇宙中,等待某天蓦然发掘,自焚式沉沦。

美则美矣,了则未了。

要是自己早些悟过来多好,要是自己早生个一二年又多好,谁不知道晚到一步得差多少情。可他终究是快慰的,因为他终于不会像以前那会儿似的被抛弃了。

他一开心,眼泪就吧嗒吧嗒流下来了,邻座儿一看吓大跳,奥村同学咋了。

我没哭,我这座位逆光。


晚上是单纯的打击练习,他整场余光瞥着荣纯挥够一百下,递上毛巾后瞅准机会说,昨儿那事前辈别当真了,不冲您。

荣纯一听就不乐意了,我明明听到你说喜欢我的,怎么就不冲我了?

咳咳咳,光舟一口气儿硬没接上,这事儿都是……

误会,他讲不出,这孤寂无量的上上劫前,是荣纯先冲他身边拽住他胳膊的,要是他忍不住放了,怕是又要陷入仓皇虚空。

都是什么?荣纯问。

没啥,就问前辈还当我是伙伴吗?

这个嘛……

犹豫的每一秒都跟雷电暴雨砸光舟身上,生疼。

伙伴,不止吧,绝对不止的。

泽村荣纯朝他比剪刀手,彼时猿鸣狼嗥月满弓,背后都是大如雀卵的星斗。

天旋光散,光舟知道有些事绝不是场梦。


Fin.


祝贺狼崽进一军!

断了大半月,复健回归中

评论(6)
热度(37)